好幾天沒收信,今天一進去信箱裡查看新郵件,看到一封USC Law School Dean寄來的信。
看了才知道,USC Law Prof. Charlie Whitebread前幾天過世了。


在USC時,我從來沒上過Whitebread老師的課,反而是在準備考試時,在Barbri上了他的Criminal Law and Criminal Procedure。
Whitebread老師有種特有的鼻音,說話幽默逗趣(有點sarcastic就是了,不過很對我的味),很喜歡比Quotation Marks的兔子耳朵手勢。
最重要的是,He was one of the best teachers I have ever had.
雖然我一向對跟Criminal Law有關的課程都很有興趣,不過因為他淺顯易懂的上課方式,讓我在短短兩個月之內,自覺功力大增!
也因此,Criminal Law and Procedure和Con-Law及Evidence,變成我在準備考bar期間,最喜歡的幾個科目。
Whitebread老師的辭世,是法學學術界的遺憾。

僅此向Whitebread老師致敬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