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承認,從一下飛機,我就開始遲疑,這是否真的是個好主意。
雖然依照麻煩先生的說法,在維也納,不會講德文也完全沒問題。
但是當我一下了飛機,在機場看著陌生的環境,聽著陌生的語言,我的恐懼感開始湧現。
當然,或許是因為飛機上坐我隔壁的機車奧地利佬,一整個把他的不怎麼長的腿伸到我這邊來,而一點也不想跟他有任何肢體接觸的我,只好縮得小小地在原本就很不大的經濟艙座位中。
也或許是因為我本來傻傻以為是直飛的班機,原來竟然得在泰國停留,而且明明搭原班機從泰國前往維也納,所有乘客還是得先下飛機(還得把所有手提行李拎下去),重新過一次安檢再上飛機。
總之,整程飛行中,我睡得很少,所以從一下飛機開始,就有種滿肚子不爽的感覺。

出了海關之後,卻完全看不到麻煩先生的影。
我試著撥了手機,沒人接,跳進語音信箱也是一堆德文。
我看著我的滿推車行李,一個人坐在機場大廳的椅子上,心裡賭氣地想著,如果這傢伙沒在一個小時之內出現,我就直接去航空公司櫃檯改班機,原班飛回去。
後來麻煩先生在半個小時之後出現,一面抱怨電車云云。

準備搭計程車回家時,我的滿推車行李好不容易扛上計程車,卻又要擔心來不及把手推車推回原位。
有個先生一副好心地說,我幫你推回去吧!
麻煩先生就催著我上車,可是...我的兩歐元還在手推車裡啊啊啊啊!
(真是我念念不忘的兩歐....)

我必須承認,維也納真的是很美麗的城市。
但這一週來,一連好幾天,我都有種鬱鬱寡歡的感覺。
不知道是否因為我一到這裡,只天晴了兩天,接著就下起好幾天的雨。
然後,麻煩先生感冒了,順便也把感冒傳染給我,慘的是,我又開始拉肚子。

但我很少像這樣感到挫敗。

即使是我一個人搬到溫哥華或洛杉磯時,也很少像這次這樣的心情。
一種全然是個外人的心情。

英文,在這裡根本不好用!

我連去超市,想幫麻煩先生找個感冒藥,開口問人,都得要問個四五個人,才能得到解答。
去買三明治時,儘管店裡的服務生聽得懂我說啥,回我話永遠都是德文。
我甚至連該付多少錢都聽不懂,只能遲疑地遞出一張五歐鈔票,一面擔心地想著不知道會不會不夠。

我知道,當下的我,是來旅遊的,應該放鬆一點。
但是我會忍不住想,明年等我搬來之後,怎麼辦?
我希望,屆時的我,會勇敢一點,否則,就只好來學德文了。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