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浪青春

從6/19日開始,為期三天的溫哥華台灣電影節含括了六部電影。Sunny只是隨性挑一部有興趣的去看。

漂浪青春是「刺青」的導演周美玲所執導的另一部電影,同樣也是以女同為影片的關注點。片中以三個故事分割,但重要的角色是交錯重疊的。

第一段:妹狗,說的是盲歌女菁菁(房思瑜)一面在按摩院工作,一面在酒吧賣唱,以賺取生活費養活自己和妹妹妹狗的故事。一切從竹蒿(趙逸嵐)開始為菁菁伴奏的那一夜開始,生命有了微妙的變化。八歲的妹狗對竹蒿有了曖昧模糊的情愫,在目擊菁菁與竹蒿親吻後,感到不可自抑的妒忌,而隨口說出謊言,傷害了身旁的人。最後妹狗由寄養家庭收養,但卻無法擺脫種種令她懊悔的記憶。

第二段:水蓮是一個青春時有著嬌嫩外貌,也愛戀著女人的女子,嫁給了愛著男人的阿彥。在第一段結尾時,我們目擊了年少的水蓮(徐麗雯)及阿彥的婚禮,但在第二段故事開端時,與我們重逢的卻已是老去的,罹患了阿茲海默症的水蓮(陸弈靜)以及愛滋病纏身的阿彥(王學仁)。水蓮的愛人阿海早已逝去,而阿彥的情人John則流連在其他年輕的胴體間。當水蓮與阿彥重逢時,水蓮徹底將其誤認為阿海,而阿彥從一開始的萬籟俱灰,逐漸陪同水蓮過起生活。儘管曾因水蓮執意要他扮女裝而遭人毆打,最後阿彥也只是以一種「反正人生也已活夠了」的姿態媚視眾人的窺探與疑問。

第三段:竹蒿。這一段說的是還在讀二專,對自己仍充滿諸多不安的探索的竹蒿。不喜歡自己女性身軀的竹蒿,卻也沒有想成為男人的慾望,在反覆質疑著自己為何是這樣之際,她遇見了年少的水蓮。那一夜裡他們騎著機車,飛馳過大街小巷,在大雨滂沱中,躲在貨車裡,親吻後兩個人都笑了。

「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

這一句貫穿三段故事的問句,說穿了也就是本片的中心思想。是男生又如何?女生又如何?愛男生又如何?愛女生又如何?著女裝的男生又如何?裝扮像男生的女生又如何?愛情如果是一種衝動,又如何能夠憑藉著理性判斷的性別意識來加以區隔?!

三段故事,說起來竟然都是以「正面」的觀點作為結尾的。第二段水蓮的故事中,乍看之下彷彿是悲慘的兩個中年男女,各自疾病纏身,但卻是以一種絕處逢生的態度,說著「反正早晚是要死了,那麼就這樣又何妨。」一個以虛假開始的婚姻,最終實踐了婚姻的結局:「陪你走到最後」。雖說這愛與不愛總歸是種難解,有憐惜也就足夠。

算起來是一部還算有趣的電影,但分割成三部分的電影,不論劇中人是怎樣互相在彼此生命中交會的,整部電影仍有鬆散的感覺。第一段妹狗中,姊妹心結的衍生種種,讓我想起「贖罪」這部電影。當然因為沒有戰爭的涉入,也就讓這場姊妹離散顯得沒這麼危難,但最終姊妹和解的結局雖說是美好的,但總結而言太過輕率太過容易,反而失卻了實感,好像分別的數年都不算數。

房思瑜在片中美得有點夢幻,電影開演時對著她的臉近距離特寫,她幽幽地唱著台語歌謠,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若要說這部電影有什麼深刻刻畫女同的情感或掙扎,我個人倒是覺得還好,但卻意外地覺得本片挖掘出許多美好的台語歌謠。比較起「海角七號」所呈現的說不上有台灣特色,也搆不上太多搖滾味道的所謂台灣搖滾,我覺得漂浪青春中大量出現的種種台語歌謠反而展現了台語的美,是幫電影加分許多的配樂。

趙逸嵐所飾演的竹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曾經念過女校的關係,總覺得是非常典型的類型,是每個女孩在青春年少時總會遇見過的那一個像男孩一樣的她。面對著這樣的她時,偶爾會讓人有點迷惘,女生與女生之間極親密的友好關係,再多深入跨進去之後,會變成禁忌的愛戀。是一個會讓人感到懷念的角色塑型。

最後說一下,我私心覺得周美玲真是個有幽默感的導演。在第二段水蓮中,有一幕街頭張貼了許多電影「刺青」海報的畫面。如前面所說,刺青也是周美玲所執導的女同電影,由可愛教主楊丞琳跟最近生了億萬金孫的梁洛施所主演,原版電影海報是兩個女主角彼此凝視的側臉,但在漂浪青春中,周美玲刻意將海報改成兩個男子親吻的畫面(暗示這是男同電影)。能這樣一面提及自己過去的作品,一面開個小玩笑,讓我覺得這是個有幽默感的人哩。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