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年當紅的漫畫「神之雫」可說是掀起一翻品酒熱潮。

故事的主軸在於兩個葡萄酒天才神咲雫與遠峰一青之間,為爭奪葡萄酒大師神咲豐多香的遺產,所展開的品酒競賽。嗅覺與味覺敏銳的神咲雫雖然從小經過父親豐多香的帶領,走遍各地嚐過多種酒種,但出於對父親的叛逆心理,對葡萄酒並沒有實質的知識;相反地,菁英教育起家的一青則是詳知所有葡萄酒知識,但卻缺乏對葡萄酒的想像。

「神之雫」這部漫畫的有趣之處,在於藉由對比反差極大的兩個男主角,來勾勒出各色葡萄酒的風味與知識,從產地、製造、酒莊、香氣到口感,一應俱全娓娓道來。男主角在品酒時的表述也營造出畫面感。算是可以在閱讀中吸收新知的漫畫。

但在閱讀的同時,卻讓我不禁反思:葡萄酒只有一種品味方式嗎?!

看過這部漫畫的人應該都會知道,漫畫中神咲豐多香在遺囑裡設下葡萄酒的「十二使徒」,每個使徒各有一段敘述各象徵一款酒,雫與一青的競賽即在於如何根據這段敘述,找到象徵該使徒的酒款。

是的,我當真不是個愛喝葡萄酒的人,多數葡萄酒對只喜歡喝甜酒的我而言太澀、太酸。也或許是我缺乏想像力,飲酒的時候,我既看不到「晚禱」也無法聯想起初戀。

但我認為在根基上的關鍵在於「這是一部教妳葡萄酒之美的漫畫,還是一部告訴妳妳只能如何品味酒的漫畫。」

看見暗沉透亮的深紅色,妳會聯想到石榴還是血液,亦或者妳感受到熱情還是暴力,說不定妳想到的是月事來潮的髒汙,也可能妳想起的是前幾天想買卻買不下手的紅寶石。

吃一顆草莓的時候,妳會覺得酸還是覺得酸中透甜,妳會把草莓比喻成愛情還是就只是一顆水果,妳會不會聯想到自己好久沒清粉刺的草莓鼻,還是妳會想到過去去某某地採草莓的回憶。

看一部《鐵達尼號》,可能98%的人哭了,但哭泣的原因各有不同,有的人因為死了好多人哭了,有的人因為死前的掙扎痛苦哭了,有的人因為李奧納多竟然死了哭了,有的人因為開船時眾人歡樂想到這些快樂多短暫馬上就要死了而哭(真的,我大學同學開場看十分鐘就因此哭了),有的人可能因為海洋之心那麼大顆那麼貴竟然被蘿絲丟進海裡哭了;或許有1%的人笑了,因為李奧納多那句「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聽起來很蠢笑了,或者「You jump, I jump」很白癡而笑了;也可能有1%的人既沒哭也沒笑,因為對別人的生死無感,也不在意台詞蠢不蠢。

初戀之於每個人又是怎樣的面貌!?或許妳想起小學時坐在隔壁的男生,兩個人之間畫著線分隔楚河漢界,但一不小心手肘碰手肘了,兩個人都紅著臉伸回手臂,然後妳笑了;也可能妳想到當初那個奪走妳初吻最後卻劈腿的臭男生,曾經怎樣讓妳悲傷哭泣;說不定你想起那個兵變的女朋友,在你好不容易排到隊能夠撥電話給她時,卻只聽到她說「對不起,我們分手吧。」讓你一瞬間只想馬上衝到她身邊問清楚原由,連是否被列逃兵也不在乎。

山岳如何?!生命又如何?!什麼令你懷念!?什麼又令你神傷?!

我覺得人生的樂趣就是在於每個人對各種事物都奇妙地能夠各自表述,即使是凝望黃昏的景象,這一瞬間你和我的心思感受必定都不同。那麼葡萄酒又怎麼能用一種「統一」的方式去感覺呢?!難道你的味蕾是我的味蕾,你的記憶也是我的記憶,所以啜飲同一種酒的時候,你我的心念便能一致了,你感受我的感受,而我體會你的體會?!這之於我是荒誕的。

就像閱讀一本書,看一部電影,欣賞一幅畫或者聆聽一首樂曲一樣,每一瓶酒除了它獨特的個性以外,最珍貴的應該是對每個人的啟發各有不同,而不應該是達致「一統江湖」的品酒感受。除了非常優越的置入性行銷手法之外,「神之雫」雖說是一部非常有趣的漫畫,但也同時讓我詬病,這種教條式告訴別人怎樣的感受才是正確的感受,實際上不過是以一種填鴨的方式硬把個人觀點套在其他人身上而已。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