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il.jpg在日內瓦城心一帶,有一家我們時不時會造訪的中國餐館,Sunny懶得做飯時,會兩個人來此用餐,或者買個外帶回家。口味來說,算是不差,價格以瑞士標準而言,也算實惠。讓我們一再前往的原因,是一道「綜合肉炒飯」,其中會加香腸切片,而這香腸呢,不像一般歐美重鹹的腸,是相當中式口味,帶著甜味的香腸。第一次吃到的時候,讓我驚訝不已,沒想到在瑞士竟然也有這樣的香腸。

其實我以前並不特別喜歡吃香腸的,但一旦人在異鄉久了,嘗到一點讓人回想起故鄉的味道,反而有那麼一點眷戀的意味。因此,每次到此吃飯,我們必定會點上一盤「綜合肉炒飯」。

前些日子首次試著打電話去預點外帶,在和接電話的服務生點餐,他一聽到我點的幾樣餐點後,突地笑說:「你好像經常點這幾樣。」於是,我也笑了。原來我們在不知不覺間,也已經變成了這間餐館的「常客」,是會讓人記得「啊~就是那個總是點『綜合肉炒飯』的客人」這般的了啊。在日內瓦十個月,我們也在不經意間在某些人記憶裡留下雪泥鴻爪。

許久以前看過「慾望城市」裡,有這麼一集是Miranda打電話去中國餐館點餐,接線的女侍不待她說出地址便已知悉,帶著笑地說出她的資料,讓她感到好似被嘲弄而憤怒不已。過了一陣子之後,她才發現,原來那女侍對認得出的客人都是這般說話這般笑。

人大概各有各異,對於存在在他人的記憶裡這件事,我一向沒什麼自信。我不是個很有特色或很奇妙的人,因此孩提時,我經常在「對方真的記得我嗎?」這樣的疑惑與不安中徘徊。對於曾經邂逅過、短暫相處過或許久未見亦不特別相熟的人,我總是先在心裡畫個叉,想著「他一定不記得我是誰了吧!」而選擇不主動招呼對方。現在想起來,或許這些人與我之間,是對彼此都抱著同樣的心思,而逐漸地就錯過了吧。

年紀越來越大,經過了越來越多的地方,越來越多的人,告別了越來越多的城市,越來越多的人;有些人我來得及守住,而有些人我來不及道別。偶爾我會想,是否這些在時間洪流中僅有如轉身般短暫瞬間相遇,而未及說再見的人們,會曾有一瞬間憶起我,好奇著現在的我在何方,做著什麼樣的事情。或許有,也或許沒有,我們都是這樣,很偶然地,在某時某地留下一些自己曾經存在過的軌跡...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