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鍋肉.jpg今晚做了回鍋肉,起因是前幾日買了豬五花,想著該拿來做些什麼時,在網路上搜著搜著看到小小米桶寫的回鍋肉食譜,恰逢日昨有朋友送了罐辣豆瓣醬,便決定做來吃吃。

做著回鍋肉的當口,突然緬懷起昔日的舊情人,不...或者我該說是舊情人的媽。

那是我遇見麻煩先生前,在溫哥華生活時談的戀愛。

小我兩歲的舊情人當時還是學生,我已經開始工作。每到週末,我經常開車走段漫長的車程,接送舊情人於他家與校舍之間。週末因此常在他家度過,而他的母親總是會做上一些餐餚款待我,偶爾還會讓我帶便當打包回家。

舊情人的母親說不上手藝絕佳,但其中「回鍋肉」做得特別得好特別得美味,迄今我在外點吃回鍋肉時,總是會想起她當時所做的味道。滋味果然是一種很奇妙的記憶,嗅聞到了品嚐到了,才把腦海中的某些片段喚醒。當時不過二十出頭的我,初次得以自我生活,每天想的是在外玩耍,所謂家常菜從來不是我當時的選項,更何況自家媽媽稱不上有何特殊的拿手菜,也更少讓我有「想吃媽媽的菜」的感慨。因此其實當時並不特別珍惜這樣的緣份,對於打包便當回家總是偶會感到無奈,因為總是想著要去嚐各種不同的館子。多年後回想,舊情人的母親許是帶著一種愛烏及屋的心情,亦或者是對於我經常如此舟車往返接送舊情人,而以這般心照不宣的方式默默回報我。年少的時候,倘若能有多一點的體貼,應該會更加感謝這樣的心意吧。

食譜是參考小小米桶的,我絕計不可能做得如小小米桶般好,因此只在此附上連結,不寫作法。不過食材上我稍微做了一些變動,而和她的有所差池。

原因便在我記憶裡舊情人母親所做的回鍋肉。伯母所做的回鍋肉裡的配菜是高麗菜、胡蘿蔔和豆干,身在取得東方食材不易的異鄉,我只能摒棄豆干,而只加入高麗菜和胡蘿蔔。

一面品嚐著,一面思索還能夠怎樣改進口味,而昔日的記憶襲入,是我往懷的年少的美好時光。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