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 close up

胖子貓為什麼一臉驚嚇地窩在籠子裡呢?其實Momo很討厭他的貓籠的,因為進貓籠只有三個原因,全部都是(對他來說)不好的事,第一個是看獸醫,第二個是去住貓旅館,第三個則是最恐怖的搬家

貓是不愛搬遷的動物,非常具有領域性,因此對貓小Mo來說,跟著我一路搬來搬去不容易,每次這樣搬遷,真是苦了貓也苦了人。但我們的生活型態如此,也只能委屈他陪著我們四海為家。之前有多次搬家經驗,總覺得一切應該不致於太困難,加上前次搬到維也納時,聘僱了專業寵物搬家公司,替我們省了很多事,但貓太長時間沒見到我們,即使到了目的地都驚慌了許久。反而是從維也納回溫哥華時,跟著我飛(但他太大隻,得呆貨倉),卻好似心情安定許多。因此這一次從美國搬離,我還是選擇自行帶他上飛機,沒想到卻是麻煩多多、困難重重。

寵物入關歐盟,按出發地有不同規定,但自美國出發有幾個項目一定得要滿足:晶片、有效的狂犬病疫苗記錄和歐盟獸醫證明(EU Veterinary Certificate),航空公司另外還要求獸醫開立的國際健康證明(International Health Certificate),加上胖貓年紀大,需要有肝腎檢驗證明。前述的歐盟寵物證明及國際健康證明還需要另外經過美國主管機關(APHIS)蓋章認證。其實貓小Mo因為之前住過維也納,領有歐盟寵物護照(EU Pet Passport),依照我聯繫的瑞士主管機關給我的訊息,只要在歐盟寵物護照裡有詳細的有效疫苗記錄,並經過獸醫簽章健康適合旅行的欄位,即可,無需其他文件。但為了確保貓小Mo可以順利跟我們飛行,我還是做足了全部的功夫。但這也是困難的開始。

Momo in kennel

先是歐盟獸醫證明及國際健康證明,都必須在出發前十天內開立,也就是說不能先把這些文件早早備齊,因為超過十天以上就無效。我們原訂在出發前十天去獸醫那裏辦妥這些文件,誰料到,就在這時候超強烈珊蒂颶風好死不死在此時來襲!!雖然我們居住的北維狀況還好,但各單位還是放假兩天,因此我們只好順延一週去找獸醫(因為必須是具政府認證的獸醫才可以開立這證明,我們去的獸醫院,有此資格的獸醫看診時間有限),而趕在出發前兩天去辦理主管機關蓋章認證。

到了獸醫院,又發現他們從來沒開立過歐盟獸醫證明,因為這是近兩年歐盟才新訂的文件,以致於他們完全搞不清楚怎麼填寫,耗費了一個多鐘頭,才終於把文件完成。隔日我立即前往主管機關辦理蓋章認證,而這個主管機關所在處離我家開車來回不塞車就要五個小時!更慘的是...當天是美國大選日(恭喜歐巴馬連任)....可能許多人都趕著去投票,交通壅塞,拖沓更多時間。好不容易到了當地,主管機關人員竟然告訴我獸醫填寫資料不全,讓我又嚇出一身冷汗,擔心當日無法完成手續。幸好未填妥的部份,最後由主管機關裡的獸醫補齊,順利完成蓋章認證。

昨日到機場,準備登機,好不容易一切手續辦妥,最後地勤人員竟然告訴我,貓籠得要經過X光檢查,所以我必須要在人來人往瘋狂的機場把貓從貓籠裡拎出來,抱緊他免得他跑掉,讓他們先把貓籠過X光機檢查,之後才能再把貓放入貓籠入關。我一整個嚇傻了!!覺得這是什麼天兵主意啊!萬一貓跑掉了,可真的是絕對找不回來,死定了!但規定如此,我也只能硬著頭皮把貓小Mo抱出來,緊抱著他,一直跟他說話,一直安慰他。不知道貓小Mo是否跟我有什麼心電感應,還是他也知道在機場絕對不能逃跑,也可能他只是單純被陌生環境嚇到不敢動彈,但總之他完全沒有掙扎,乖乖地在我懷裡,等到貓籠檢查完成,乖乖讓我放進籠裡。

Momo in temp home

本覺得這一切麻煩就夠我們受的了,誰知道災難還在後頭

抵達日內瓦後,預定來接我們的女士本應該在領行李處和我們碰面,協助我們處理貓通關事宜,結果我和麻煩先生東等西等,就是等不到人!我眼睜睜看著貓在眼前,卻不知道怎麼領他,於是跑去服務處詢問,服務處的先生告知我只需要直接領貓後,走申報通道的紅色門,就會有人處理。服務處先生還同我開玩笑,「可千萬要領對貓,別領到別人的貓」,最後還給了我兩個使用行李手推車需要的代幣。(好友善,大感激!讓我對日內瓦人一整個印象大好)

我們領了行李和貓後,走到申報通關,裡面有兩位先生在聊天,麻煩先生同他們說我們要替貓申報,結果他們竟然「遠遠地」問了兩句話,知道我們是公務來住之後,連文件都沒看,就叫我們直接出關。(錯愕)

而預定來接我們的女士,則搞了老半天才終於出現。總之,一番辛苦後,我們終於來到臨時公寓。餵貓吃了一些零食,幫他把廁所、食物、水都備妥後,他在家巡視一番,看似安定下來,還在落地窗前看風景(右圖)。我們自然也感覺安心許多,整程飛行都沒睡而累趴了的我和麻煩先生,終於撐不住而放貓獨自在客廳,自行進房小憩。

誰料到三四個小時後起床,貓竟然憑空消失了!!

Cupboard我們在整個公寓裡找來找去,所有的櫥櫃都一一去開,所有房間、每個角落都找遍了,貓卻不見蹤影,即使用零食引誘,也不見他出來。由於這個公寓的門是垂直下壓式的手把,只要一壓就可以打開,是胖Mo非常會開的門的類型。整屋內都找不到貓,我第一個直覺就是「慘了!他跑出去了!」而馬上帶著零食跑到外面尋貓。在外頭找了兩個多鐘頭,找遍附近的樹叢,巡過停車場裡每輛車的底盤,跑去敲鄰居的門詢問,甚至遠遠看到一隻動物,就認定一定是胖Mo,追上去才發現是一隻浣熊,結果讓我更怕!因為浣熊會咬貓的...眼看著天黑了,又冷得要命,卻怎樣的找不到。我一回到家,忍不住歇斯底里地大哭,覺得胖Mo就要死在外頭,我不應該帶他來的

就在此時,我突然聽到有貓抓牆及貓叫聲從「廚房的牆壁裡」傳出來!!!我馬上跳起來跟急著安慰我的麻煩先生說,「貓小Mo在家,他在叫,我聽到了!」啥都沒聽到的麻煩先生一臉錯愕,大概覺得老婆急到出現幻聽了,但我循著聲音來源,找到就是從廚房的櫥櫃傳出來的。這時我們才發現,這個櫥櫃(左圖)的設計真是有問題!!雖然從外觀看不出來,但其實這櫥櫃的後面有一個窄縫,從櫥櫃上方才可以看到這個窄縫。我馬上攀爬上去看,終於看到胖Mo就縮在那個縫底,悲慘地叫著。(其實一片黑,我只看到他的形體,其他啥都看不到)

Momo in need of rescue(某貓卡在櫥壁裡的慘樣

我急忙遣麻煩先生去找管理員來處理,因為整個櫥櫃是封死的,完全沒辦法搬動。在麻煩先生帶著管理員回來之前,我一邊跟胖Mo說話安撫他,一邊心裡擔心著,這裡是歐洲,時間又晚了,萬一這些歐洲人「拒絕」來處理怎麼辦。我甚至打定主意他們不來處理,一定要撂狠話威脅他們說「他就卡死在裡面,出不來就死在裡面,爛在裡面,你們以後都沒辦法把這房租出去!」

結果是我想太多!管理員不只馬上來看,還幫我們聯繫相關人員來處理。最後是把櫥櫃底盤的鐵條拆掉,從底下引誘貓出來。鐵條一拆掉時,只見管理員和維修人員兩個中年法國大叔趴在地上,用法文對貓細細說話,想誘他出來。事後想來覺得那畫面真是太可愛了,但當下心焦的我只急著要把他弄出來,完全沒有任何欣賞這一切的幽默感。

Momo sleeping胖Mo當然是無法被兩個陌生人騙出來的,最後是Sunny拿著零食把他引出來,當下真的高興到哭出來。我們拆了兩個櫥櫃夾層,殿在櫥櫃上封著那個口,避免胖Mo又再誤入禁區一次。

經此一役,我和麻煩先生真的有種耗盡元氣的感覺,半條命都被嚇掉了!而胖Mo呢?

他一脫困,馬上急著上廁所(呵呵),吃零食,然後枕著麻煩先生的腳丫呼呼大睡。



備註1:瑞士不屬歐盟國,但寵物入關規定一切和歐盟同,使用文件也相同,歐盟寵物護照也通用。

備註2:會拍貓小Mo卡在廚壁裡的照片,是因為要知道他確實的位置,也看看他的狀況。否則一片黑麻麻,根本不知道他狀況如何,並不是主人我很壞心,這時候還想拍照存證...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