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onne-les-BainsFruit Stand我和麻煩先生雖說是搬到「日內瓦」,不過在我們找到長住的住所之前,暫時是棲身在法國境內的小城鎮「笛旺溫泉」(Divonne-les-Bains)裡。為什麼分明是派在日內瓦,卻暫時住在法國呢?原因很簡單--就是便宜嘛!雖然歐洲到處都很難用「便宜」稱之,但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聽過好幾個不同的人,不約而同告訴我們,他們定期會到法國境內作日常採買,一次買一堆回日內瓦,因為儘管很難想像,但比起瑞士,法國可真是便宜多了!

想來,日內瓦大概會是我們此生所居住過的城市裡,最昂貴的一個!

因此,住在開車離日內瓦約二十分鐘的笛旺溫泉,算是相當精算的選擇;事實上,如果在網路上尋找旅遊日內瓦一帶比較便宜的旅館,往往都是在法國境內,而非日內瓦本身。通常這些地方也都會有公車,甚至旅館接駁車,通往日內瓦,方便性與經濟性就要看個人取捨。

在笛旺溫泉住了約十天,中間經歷了兩個週末,第一週我們忙著找房,事後才聽友人說,笛旺溫泉的週日市集非常有名,很多住在日內瓦的人都會特地跑到此處採買新鮮蔬果、生食;甚至連許多駐在日內瓦的各國大使,都非常喜愛來此地逛市集。介紹的友人們,還大力推崇市集裡一處小攤,可以吃到新鮮生蠔搭配香檳。

SeafoodStreet Artist

當然像Sunny這麼愛湊熱鬧,每逢市集必要逛,又愛吃生蠔到人神共憤的地步,自然不會錯過這麼個好機會,週日一早非拖著麻煩先生去逛它一番不可。

本來我們挺擔心市集位置不容易找,問過幾個友人,都說「跟著人潮走就對啦!」嘿~偏生我們住的旅館在遊人一般會停車的區域的反方向,當我們走出旅館時,還真是沒看到任何人潮。不過笛旺溫泉的市集,其實就位在笛旺溫泉的市中心,只要走到市中心一代,便會看到平日絕對想像不到的擁擠景象。週日時,靠近市集一帶,車位可是一位難求,最好的方式,是停得遠遠地,一面欣賞風景,一面慢慢散步到市中心去。

我們踅到城裡的教堂,正前方的廣場與道路,既可以視為市集的開端,也可說是末端。先是有幾個賣衣服、花束的攤販,再走過一處賣海鮮現食的。我和麻煩先生猶豫著「這是否就是眾人所說的生蠔攤」,但決定還是先逛過一圈市集後,再決定是否採買些食品,以及在何處吃生蠔!

順著街道一路走,水泉後賣力彈奏著手風琴的街頭樂手,為市集裡鼎沸的人聲,提供輕快的背景音樂。我擎著相機,一面用破破的法文,詢問店家「可以拍照嗎?」,一面努力在人群裡找個既不會打擾買客,又可以拍到照片的角度。

Cheese standOrangeSpice Stand Tea StandSausage Stand

我喜歡看成堆的新鮮蔬果、臘肉、香料、茶葉,一落落整齊地排放著,感覺特是豐饒。

笛旺溫泉的週日市集,讓我想到維也納的奈緒市場(Naschmarkt),但差別是奈緒市場每天都開,許多賣類似產品的攤販,所提供的商品看起來也非常相似;而此處的週日市集,顧名思義,只有週日才有,但有趣的是,這裡的攤販所賣的,都是自家產品,因此即使是同樣販賣乳酪的,卻可看到各家有各種不同形體、包裝、標記的乳酪,臘腸是如此,葡萄酒是如此,香料是如此,茶葉是如此,甚至連賣衣服的攤子,都少見一模一樣的樣式,讓我感到驚訝不已。

我繞到街頭樂手身前,投擲了一個一歐元銅板,這才發現他面前的碗裡,早盛滿各種銅板,想來到笛旺溫泉週日市集採購的人們,各個都不吝於打點賞,感謝這寒天裡,有悠揚樂聲可賞。

因為Sunny法文不佳,一開始會擔心溝通問題。但其實在此間採買,最讓我們傷腦筋的,是各種物品的價格往往都是以「公斤計」,對於麻煩先生這種在以英制單位為準的美國長大的小孩,一公斤到底有多少,實在是很難度量,傷透腦筋。而儘管我是地地道道的公制單位下成長的人,面對大批的香料、乳酪、茶葉,依然很難想像,到底一公斤有多少。

熱愛乳酪的麻煩先生,試吃過一小口之後,面對著乍似昂貴的高價苦惱不已,退縮決定不買。正在看鮮魚的我,問他是否喜歡?想買嗎?他溫溫吞吞地說「太貴了呀!竟然要三十幾歐元!」我被著價格嚇了一跳,多問幾句,才發現原來是「一公斤三十幾歐元」,我笑著說「買它個一兩百公克,也才五塊歐元上下呀!」其實超市裡買到的乳酪也差不多這個重量,想想新鮮、特製的乳酪,這價錢,說不上昂貴。但麻煩先生猶豫半餉,最後還是同我說「算了」。想來這大概會是Sunny下個週日的「功課」--跑一趟週日市集,給先生買乳酪!

Oyster Stand Oyster+champagnE我們逛過一圈市集後,總算找到眾人有口皆碑的新鮮生蠔攤,這攤子挺大,賣生蠔,也賣許多鮮魚。現食生蠔的計費並不算太貴,最便宜的六顆生蠔九歐元,還送一杯香檳。麻煩先生向來腸胃脆弱,一早似乎不事宜吃太多生食,因此我們兩人點了一份六顆要價十二歐元的生蠔餐分享。所有的生蠔都擺在攤子裡讓人看,選定了之後,小販現殺,當場撬開生蠔殼擺盤,感覺更是新鮮得不得了。

生蠔吃法也不似在美國,給雞尾酒醬、蒜泥等等,就只給個檸檬片,自己擠檸檬上去。我吃了一口,麻煩先生問我感想,我說「真海味」,呵呵~如果是將太的壽司之類的漫畫,大概就是會在背景畫上浪濤洶湧的大海,而食客用誇張的台詞,說著:「我感覺大海的激盪,在這顆生蠔裡翻滾」之類的話吧!

大部分的客人,可不像我們這般客氣,而是幾盆幾盆地點,連看似不過五六歲的小女孩,都自己享用一整份。不得不說,在此處,還有一點讓我驚訝的,是這裡的人對於兒童飲酒似乎有那麼一點無所謂的態度。可以看到小不點娃兒,也吃著生蠔喝上一點香檳,儘管只是一小點兒的啜飲,還是讓我訝異。

Roast Chicken Stand Roast Chicken吃完生蠔之後,我們決定買隻烤雞回家當晚餐。其實這裡有好幾家烤雞攤,每攤都可以看到烤得油嫩嫩黃橙橙的烤雞,在烤箱裡翻滾,散發出香噴噴的氣味,誘引得我在前面徘徊不已,最後逼得麻煩先生只好問我:「買一隻好嗎?」(計謀成功,非常高興!)

同樣地,烤雞計費是以公斤算,一公斤十二歐元,我們挑了看起來最小隻的雞,要價十五歐,乍聽有點貴,不過拎回家後,Sunny另外準備一些炒蔬菜,兩人分食烤雞,就這樣打發掉一整天的午餐和晚餐。算算連同蔬果費用,不過二十歐,可以讓兩人吃兩頓,算是相當合算的呢!

我還另外在生魚攤買了五百公克約九歐的新鮮鮭魚,以及一小籃柑桔。買柑桔時,奮力想對顧攤的小帥哥說法文的我,脫口而出的竟然是德文,讓他笑了一會兒後,用非常流利的英文跟我說:「我們可以說英文唷!」頓時讓我感到羞赧。不過這也是笛旺溫泉一帶,亦或者該說日內瓦一帶常見的現象,截至目前為止,幾乎走到各處,英文都可以通,完全不用擔心不會法文啥都做不了。

麻煩先生說,曾聽人說過,出了巴黎,才是真正的法國;我玩笑地說,比較和善嗎?其實即使在巴黎,我也不覺得巴黎人不友善,但這些法國小城裡的人,真的是出乎意料地非常非常nice的唷!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