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與名人(男或女)無關,也不是對於眾多名人外遇事件的感慨,畢竟我是無法做這種深度評論的。(自己承認就是個膚淺的傢伙。)

Sunny所有的感慨多半都是從生活而來,而最近我最大的發現就是「幸福是無法分享的」。這樣的感想並不是由所謂的第三者、背叛所致,而是更往外延伸的其他人。

說到底,人到底要怎麼讓其他人了解自己的幸福或者不幸福呢?我們能夠表達的僅只限於語言所能表述的,看著別人的不幸時,我們真的能夠「感同身受」嗎?如果不是有過相同的遭遇,多少人能夠真真正正地了解其中的悲傷?我自認,在面對他人的不幸時,不幸地,我所感受到的是對當事者而言多餘又自以為是的「同情」,但誠實地面對自我,我認為這是我所能感受的,畢竟沒有真正走過那樣的旅途,想必是無法看見同樣的風景。再怎麼樣栩栩如生的詳實敘述,也無法真正有親臨的目證。

同樣地,在面對他人的幸福時,又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發自內心地為對方感到喜悅感到祝福呢?

這當然不是在說「沒有人」能夠真心為他人祝福或喜悅,相反地,有許多人確實對於他人充滿感心的心情。但在這樣的同時,不可諱言地是,人永遠有深沉的心境,倘若在某個特定的時刻,自我感覺不夠良好時,很顯然地,是無法誠心地祝福他人的。在這樣的時候,所有的喜樂都會變成一種醜陋的面目。

倘若我們能夠分享幸福,在這一刻我所感受到的美好,能夠用某種神奇的超能力傳遞給你,讓你也從內心感到愉悅,或許人就不會生出那麼多的羨慕或者嫉妒。也正是因為幸福是無法分享的,因此當一個人以一種開心的心情表達自己的快樂時,在聽者耳中,卻會衍生出各種情緒來。人總是用自我的角度在篩選資訊的,很久以前曾經讀到一篇文章說,多年前的美國影集「三人行」中有一個具有種族歧視的角色,製作人的解釋方式是他們藉由這個角色來嘲諷種族歧視者,但事實上,經過調查卻發現,這只是一個強化種族歧視者原來就具有的歧視而已,因為他們能夠從這樣的角色中取得共鳴。同理可證,當我說A的時候,在對方的心裡可能產生B的想像。當我以一種分享的心情時,或許在對方眼中看成一種炫耀。人生或許本來就是如此,人與人之間往往是無法真正達成一種完美的溝通。

最後需要得到安慰需要被摸頭需要擁抱的人,終究是無法理解擁有一切而開心自喜的人。因為幸福是無法分享的啊,所以無法祝福或許能用一種「本來就如此」的眼光來看待,也能夠被理解為一種悲哀吧。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