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y Day.jpg 

原本以為已經離去了的冬季,這幾天悄悄爬了回來,從前幾週的十度氣溫,驟降到零下,週末間又飄起了雪。

今年冬天,許多地方都超乎異常地寒冷,美東受創尤其嚴重。在雜誌上看到Suri Cruise冬日上街,伸出舌頭試著把飄落的雪花吃進嘴裡的可愛畫面。

Katie-Holmes-And-Suri-2-0210.jpg 

(圖片來自Showbiz網站

可愛滿點的Suri讓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看見/觸摸雪時的那種雀躍心情。

在亞熱帶台灣長大的我,小時候自然是沒見過雪景的了。第一次看到雪,是十九歲那年第一次出國時經歷的。當時我們全家趁著寒假,初次造訪未來的居住地--加拿大。還記得一下飛機,來接機的朋友還說起溫哥華雪季不長,二月還下雪的機會不多,但就剛巧趕著我們到訪那天,下起了雪。

晚餐過後,在火車站等待前往亞伯達省的火車,看著漫天飛舞的飄雪,興奮不已。顧不得初次體驗的零下寒冬,脫下了手套,在車站的空曠處想捕捉那雪花冰冷的觸感。

當時全家都沒出過國,沒經歷過下雪的酷寒,所以還是趕著在出國前,才跑去買了全套配備,超厚的羽絨衣、毛襪、羊毛內衣、靴子。說起那件羽絨衣,還是在天母北路的成衣店買的,說起來都感到唏噓,當時天母北路多麼地熱鬧,現在卻有種失去當時風華的黯淡感。這是題外話了...總之,我還記得那件羽絨衣那個超難看的土黃色配上咖啡色鑲邊的假毛,穿起來極度臃腫醜陋。到現在那件外套好像、似乎、可能、應該還非常完好地躺在我某一個家裡,因為實在太醜了,那一次從加拿大玩完回台北之後,馬上束之高閣,從來沒再拿出來過!!

等真的搬到溫哥華之後,我才發現其實絕少有機會包成那副裹粽子樣。天一冷,所有的地方都放暖氣,平常又開車,會受寒的機會,頂多就是從停車位到建物這樣的距離而已,所以氣溫冷歸冷,倒是依然會有秉持著愛水不怕流鼻水的精神,在冬天穿裙子出門的時候。

剛搬到溫哥華時所住的公寓,客廳是一整面的落地窗。我還記得在溫哥華的第一冬天,因為對於一個人獨居還感到不安,我經常睡在客廳的沙發,白天醒來,拉開窗簾,可以看到雪花就這樣飄落下來。偶爾我會就這樣躺在沙發上,看著雪花飄看到出神。

那是我一段非常寧靜而珍貴的獨處時光。或許是因為這樣,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不用出門時)的下雪天。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