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曾經說過,他非常喜歡《大亨小傳》這本書,是因為這是一本隨手捻來不管從哪一頁開始讀起,都可以讓人津津有味地讀下去的書。他也因此認為,一本所謂的好小說,就要有這樣的境界。

前些日子在麻煩先生那裡時,因為我的行李早已超載,能夠帶過去的書真的沒幾本,所以只剩下當初留在他那裡,請他幫我一起打包到維也納的幾本小說可以陪我。也因此反而讓我對某些書讀出有趣的況味。

很奇怪地是,有時候有些書會留給你如此大的衝擊,以至於在閱讀時,你會不斷急著尋索下一頁的劇情發展,另一方面卻又捨不得太快把書看完,在看完最後一頁最後一行最後一個字時,常常會感到沒來由的悵然,有種捨不得結束的感覺,好像年輕時去參加三天兩夜的救國團露營活動一般。

但有些書則是相反。在閱讀時,並沒有讓你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一路讀完之後,心中只留下一種「就這樣!?」的感覺,反而倘若有機會是再次閱讀時,會突然發覺這本書吸引人的地方。在維也納時,我重新讀的就是這一類的書。而這本讓我重新挖掘出來的書,就是推理大師松本清張的《點與線》。

 

就像前面說的一樣,第一次讀這本書時,我一點也不覺得它有趣。愛讀推理小說的人大概都知道,清張是被歸類為所謂社會派推理小說作家,甚至被視為社會派的先河。這本《點與線》當然也是一本社會派推理小說。社會派推理小說有其有趣之處,因為關注的是社會現象而不是解謎,所以在閱讀中,會留給讀者許多思考與反省的空間。Sunny最喜歡的宮部美幸當然也是這一派的。

不過社會派推理小說因為常常探討當代社會問題,因此會討論到許多當代適用的技巧,這在《點與線》這本書中,也是同樣的狀況。犯罪者其實利用的是旁觀者先入為主的假定以及交通工具的時間差,來完成這樁犯罪。清張在1957年寫這本書時,想必這個時間差的妙用在當時並不常見,畢竟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普遍的交通工具。但這在現今這個各種交通工具都過於發達的時代,這個差異點讓我在一開始讀這本書時就想到了,因此,第一次讀時,心中只有百般不耐,覺得怎麼這麼簡單的點,得要囉囉皂皂講一堆還交代不到?!

再讀這本書時,因為對劇情發展完全了解了,反而才讀出況味。其實解謎過程到底需要多久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那幽微的人心」,不論在哪個時代,用怎樣的手法,多老舊或多先進的技巧,許多時候,誘使人走上那一步的都是某個時點一瞬間的偏差。清張寫出來的,是那底心的深沉。

像這樣一面重新閱讀,一面重新發掘一本書的巧妙的同時,我也領悟到村上春樹說的那個評價的境界。不論何時,就這樣隨意翻閱,從任何一頁開始讀都可以,卻都讓人愛不釋卷。《點與線》,也是這樣的一本好書啊!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