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雷很大,請謹慎閱讀)

嫌疑犯X的獻身  預知夢 

(左圖:嫌疑犯X的獻身/右圖:預知夢)
圖片皆下載自abonii網站

嫌疑犯X的獻身是我閱讀的第一部東野圭吾的小說,之後才陸陸續續找了他其他小說來看。當時偵探伽利略日劇版還未出現,初看這部小說時相當受到小說結尾的震撼,因此續看了不少他的小說。預知夢則是這幾個月才入手的書,看完之後有種滿溢的不滿足感,因此又拖出嫌疑犯X的獻身重讀。

有看過日劇版偵探伽利略的人,大抵應該都對福山雅治所飾演的物理教授湯川學那翩翩丰采印象深刻。(好啦~其實是福山雅治很帥啦!)可能是因為缺了伽利略系列的第一集《偵探伽利略》的關係,並沒有在另外這兩本小說中找到任何對湯川外貌的詳細敘述,頂多在嫌疑犯X的獻身中,有石神說:『你看起來永遠都那麼年輕,跟我差了十萬八千里。你的頭髮也很茂密。』,還有湯川學生時代是羽球社成員,之後也持續打球,因此可以想像湯川大抵還是瘦削但結實的模樣,但我的確在讀小說時,會忍不住套上福山雅治的帥臉。當然湯川的外型如何其實根本不是重點!!(是我自己很愛聯想啦...)

兩本書中先說《預知夢》,這是短篇小說集,跟我一樣先看過日劇才讀小說的人應該會發現裡面的五篇作品都在日劇中出現過,因為偵探伽利略系列是本格派的推理小說,因此重點在於解謎,此外預知夢一書所涵蓋的案件幾乎都是怪異的犯罪手法、奇特的動機與華麗的破案,看過日劇才讀小說的結果,是在於都知道犯罪手法後,就失去這種破解謎底後讓人感到驚訝(驚喜)的心情。因為這樣的緣故,反而讓我格外重視文字的表述及故事的結構性,坦白說讀完預知夢一書就像前面說的一樣,讓我只感到滿滿的不滿足感。或許是因為每篇小說的篇幅都極短,因此不管在角色塑型、故事完整性甚至破案的合理性上都不夠充分,甚至比起日劇版更有不足。因此對於已先看過日劇的人而言,我個人強烈不推薦這本書

至於嫌疑犯X的獻身又如何呢?!

因為缺乏日劇的影響,首次閱讀這本書時確實讓我感到震撼,或許是因為犯罪手法與心理太過離奇,而讓人久久難以釋懷。但不可諱言地是,在重讀時我的確是帶著一種「除了震撼以外,能不能說服我」的想法在讀。那到底有沒有說服我呢?!

(再次貼心小提醒,本篇雷很大大大)

很遺憾地說,答案是「沒有」。(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找東野圭吾的麻煩啦!!!這還是一本很值得讀的小說,)

撇開初次閱讀時受到這種匪夷所思結局的衝擊後,我很謹慎地閱讀每一個過程,但我會忍不住去懷疑當中許多點。

首先,在於石神的手法

有看過CSI(好啦~我是忠實觀眾啦)的人應該都知道,死亡時間的推定是可以操控的,放在較潮濕溫熱的環境,會讓屍體腐化得較快,而在符合某些條件下,則可以使屍體變化的情形改變,因此得以影響死亡時間的判斷精準度。

小說中強調石神的作法是為了讓自己無退路(破釜沉舟?!→用在這種地方好怪),好吧!我只能說,這樣的說法不足以說服我,或許你可以解釋為這就是天才與凡人,絕對理性者與非絕對理性者之間的差異,但我想說的是「殺人」倘若不是唯一可尋途徑時,我懷疑有多少人可以理解這種純為滿足邏輯推演所為的謀殺。

其次在於犯罪關鍵也是破案關鍵的腳踏車上。石神「真的」需要腳踏車的存在來佐證死亡時間嗎?!腳踏車上的指紋就真的能證明被害人是「自己」騎車到遇害現場的嗎?!不能是兇嫌押著被害人的手印上去的嗎?!總之,我認為這一點的說法也很牽強。

接著,再看湯川的破案

即使套上湯川和石神曾經是好友這一點,我都覺得破案得太過離奇,湯川根本是會讀心術吧,完全跟邏輯不邏輯沒關聯

從對方的一句無心之言而得出石神對花岡靖子懷有特殊感情這點並不令人感到怪異,但僅僅因為一句「找出自以為是的盲點」就能夠導出「不在場證明是盲點,真正的關鍵在於屍體是誰」這樣天馬行空的想像嗎?!我不是不能體會破解盲點而去發掘案件實際的關鍵點之處往往來自於微妙的提示,但即使破解了這個盲點(不在場證明),真的能夠馬上這麼脫軌地得到這樣的聯想嗎?!這就是邏輯?!那為什麼不能去想像或許關鍵點在於「死亡時間」等其他因素?!

湯川甚至連另一個死者的身分都可以聯想到...真的是有讀心術...

最後在於湯川的揭示

我的疑惑在於湯川揭示謎底的用意在哪裡!?正義感?!證明自己邏輯很厲害?!還是什麼?!

事實上倘若湯川沒有告知花岡靖子實情,花岡沒有在受到動搖之下投案,我不知道警察究竟能拿什麼證據來調查花岡(起碼暫時上是這樣)。

首先在於沒有屍體,當下發現的屍體是別人,犯人也是別人,甚至已經投案。警方缺乏「已知」的犯罪來進行調查,更不可能僅因為一名教授缺乏證據的推理來作為依據(想必連搜索令都申請不下來咧)。

簡而言之,或許是因為我讀了好幾次,也或許是因為我自己盲點也很多,以至於我無法被這本書說服,雖然依然覺得是值得一讀啦...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