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容易才忘卻
恨鶯啼憶舊情


「淨藏大人在鞍馬山作那首和歌時,黃鶯是真的啼叫了,還是沒有啼叫?」

***

「這四十年來,我一次也沒忘記你。那句鶯啼,其實指的是我。我此刻才察覺這事。」

***

「淨藏大人是自己在騙自己,騙了自己後才能提起勇氣去見那人...」

這是陰陽師夜光杯卷「淨藏戀始末」一篇中,淨藏大人在過往戀情中所寫的和歌(粗體)以及其中的幾句對白。
淨藏大人說起過去的愛情,在三十歲時,他愛上了某位官人之女,兩人甚且有了夫妻之實。
官人發現這樣的情事後,將淨藏大人驅出自家。爾後,淨藏大人便在鞍馬山上禪修。
某一日,他竟收到女子的來信,於是他再次與女子相會,並寫下這首和歌。
女子的家人最終發現這樣的情況,便將女子送至他鄉定居。
四十年後,淨藏得知女子重病,卻害怕彼此在事隔如此多年,彼此都已垂垂老矣時相會。
於是,有了如是的對白。
原來,那女子寫下的信,竟並非女子真正下筆的,而是淨藏大人思念過深,而在睡夢中化成女子,以汝筆跡寫下的。
倘若真是愛以至深,又怎有可能因歲月的更迭,容貌的改變,而變了心意。
這是晴明對此事的注解,也是淨藏最後的體悟。

說穿了,這是一篇極度浪漫的篇章。
那數十年前僅僅數夜的漁水歡愛,卻是可以化作永世難忘的深情。
在此我不懷疑愛情的永恆,反之,我私心地希望自己能為這樣的永恆讚頌。

我讀著這篇淨藏戀始末,感覺著天地間或有無數變更,人世間縱有無數變換,這生命裡,終有某個永遠,是人們所追求的。
即便僅僅只是瞬間所信仰的永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管長壽或短命,人,是一種活在當下的生物。」
「嗯。」
「所以,晴明,我認為今天這一天,跟你一起喝酒的今晚這一刻,比任何時刻都珍貴。」
「我也是。」
                                                                       ~「日突法師」篇~

這是陰陽師夜光杯卷裡,我非常喜歡的一段對話。
正是因為時光總是無法停留,終究人所追尋的,都是轉眼的剎那。
因為生命中止前,是不斷向前延伸的旅程,記憶,是不斷擴張的脈光,因此,或許每一個moment,所感受到的感動,都是當下最美好的一刻。
與朋友相聚的時刻,或與愛人廝守的片段,在當下,都是無可替代的時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混沌?」
「就是世界的原初,那種既非任何事物,也是任何事物的存在。比天地更悠久的存在。」


這一篇中,晴明引莊子中「混沌」的敘述,向博雅說明博雅所遭遇的事。
篇章中提到,混沌是無臉的神,後來有另外兩位神明,為了感謝混沌對他們的幫助,因此決定為混沌造臉。於是花了七日的功夫為混沌鑿刻五官。但混沌神卻在第七日,五官造好時死去。
這是很有趣的一段描述。
因為混沌本是一切事物,也非一切事物,因此反過來想,一切事物的總體,怎能得到一個具體的相貌,而既非任何事物,又怎能有所形象。
具有一定相貌或形象者,終究便成為一個單一的意象與物體,而無法成為一個既非任何事物也是任何事物的存在。
因此,混沌神在五官確立之後,便死了。

(稱不上書評,僅僅只是我的一點感受。)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