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Lotus抵達東京的隔日,我在飯店用完早餐後,一個人沿著不忍池,隨意亂走,看著池中野鴨,穿梭過一片垂死的蓮花。

夏季開花時美絕的蓮花,在冬末僅剩乾涸的軀體,喏大的池塘一方,有一群管理人員,撐著長篙,踩在竹筏上,正在拔除所有蓮花殘骸;許是不經這樣的過程,新生的枝葉難以竄出。在他們作業的岸邊,零零散散地有十來個人站著圍觀,多是上了年紀的老先生老太太,但也有看似業務員的上班族,不知是否等待與客戶接洽之際,便在池邊看著這些已然消逝的生命,被徹底地從世間抹除。我也跟著湊熱鬧,看了好一忽兒,有那麼一瞬間,一個工作人員從一面竹筏跳到另一面上,讓整個竹筏狂野地晃盪了起來,好似隨時要翻覆,一群圍觀的老太太霎時驚呼了一聲。不知怎地,覺得這光景煞是迷人,於是我笑了。

Sato我順著湖面逛了一圈,再信步走向上野公園。本以為時值二月時分,依然寒冷的東京,卻雪已融盡,陽光透過無葉的枝頭,灑在身上的溫度很美好。於是我漫無目的地在上野公園裡走走看看,再挑著各種小巷道,緩步向準備用午膳的餐廳走去。

為我推薦所有此行各個餐廳的好友,特別拿出這個私房菜,讓我可以嚐嚐。門面不怎麼輝煌的小店,隱蔽在住宅區之間。我順著google地圖,儘撿最小的路走,反倒是都已到了店門口附近,google地圖所顯示的位置,卻恰好是在正確位址的反方向,以至於我沿著馬路跨了好幾個路口,才決定這地圖一定是錯的,而掉頭往回走。果然餐廳就在另一頭安然地等待著。

找到餐廳時才十一點鐘左右,我本想在附近逛逛拍拍照,待半個小時後,餐廳開門再來吃飯。哪料到我正拍張餐廳門口照片,馬上就冒出好幾個人,在門前的長椅上坐了下來,開始排隊等待。我先是驚愕了一下,馬上也跟著坐下排隊。

因為排隊很無聊,而且還得排它個半個小時,我隨口就和身邊的先生聊了起來,決定充當記者,請教他關於餐廳的事情。但其實他會說的英文不多,我會說的日文不多,所以根本說不上聊天,只是彼此坑坑巴巴地試圖溝通。

此時店家端了熱茶出來,讓冬日裡等待的客人們都能暖暖身子,我順著店員奉茶行進的方向回頭一看,排隊的人潮已經蜿蜒地排到了路口。我好奇是否每天都這麼多人排隊,一旁和我閒聊的先生卻說,平常排得還更長哩!讓我著實慶幸自己開始排隊得早。

我原就打定主意要吃吃這裡的海鮮丼,身旁和我比手畫腳溝通的先生,這時掏出手機,對我展示海鮮丼的照片,萬分推薦的模樣,我笑著對他說這就是我想點的餐!但待開店前十五分鐘,店員出來先幫我們點餐時,他聽到我真的「只」點了海鮮丼,又急乎乎地對我說了些什麼,但日文基本上只有「會打招呼」程度的我,從頭到尾只聽懂了「兩百日圓」這詞;他見我依然一臉茫然,又拿出手機,翻閱起手機裡的照片,然後指著照片裡的鮭魚卵,說了同一句話。原來是只要多加日幣兩百圓海鮮丼就可以多加一大份的鮭魚卵。雖然很感謝他的好意,但我只能帶著歉意地笑說「我不敢吃鮭魚卵啊!」他一臉可惜地搖搖頭笑了。

Kaisen Don十一點半鐘準時開門後,所有客人依序魚貫而入,店家早已安排好座位,待客人一入座,馬上奉上點好的餐點。

由於我早已在網路上看過照片,餐點上桌時,我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訝異感,反倒是開始用膳後,我才結結實實地體會到這個海鮮丼的份量有多驚人。開吃沒多久,我馬上決定放棄白飯,而專注於吃魚料,即便如此,到最後我依然吃得好飽,無法把所有的魚料都吃完。

因為是鮮魚店所開的餐館,魚料非常新鮮,不過我倒是再次確認我非常討厭發光魚類這件事。比起其他魚類,腥味較重的發光魚類,不論是口感還是味道,都非常不合我意。這裡的發光魚類先醃漬過,雖然稍微去腥,但以我個人口味而言,酸味過重,但腥味仍然留存。其他我本來就愛吃的鮭魚、烏賊、甜蝦、蟹類、干貝都很好吃,北寄貝也相當美味,這當中我最喜歡的是干貝和甜蝦,不過最讓我驚喜的,卻是照片中右側用鋁箔紙盛裝的魚肝,經過調味的魚肝口感滑潤,一放入口裡,整個魚肝的香氣就在口中散開,美味得不得了!

但最最讓人驚喜的呢,是價格!這麼美味,這麼新鮮,又份量十足的海鮮丼,竟然只要價八百五十日圓!!是的!折合台幣才約三百元。店家太佛心,讓我對於自己不能整份完食,感到萬分遺憾!!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