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gging-8.jpg 話說Sunny從十月份開始,在維也納唯一一家以英語教學的大學裡,拿一門叫做「Drawing Practice」的課。前幾天,課程的最後一堂課,授課的老師決定將習畫的地點,改到這個叫做Gugging Art/Brut Center的地方,我自己把它稱為「古根藝文/原生中心」1

位於維也納外圍城市的古根藝文/原生中心,從維也納市中心搭車前往,費時約一個小時,從Sunny家得轉兩班地鐵,再換一次公車。覺得這樣實在有點費工的我,決定在換搭公車的地方,直接坐計程車過去。誰曉得,這真是個大錯特錯的選擇!!!

怎麼說呢?!總之...就是計程車司機迷路了啦!!!不知道為啥非常仰賴GPS的計程車司機,在一開始明明不知道我要去的地方在哪,卻還是招呼我趕快上車再說,頂著大風雪,我心想應該沒問題吧...誰知道真是一場災難...司機先生繞了半天路,最後還是開進加油站問了加油站店長才終於找到地方...

Gugging-6.jpg

後來離開時,Sunny是乖乖搭公車回家,比搭迷路的計程車快多了!!!所以人真的是不能一時逞快呀。

Sunny的愚蠢事蹟暫時先說到這裡,來說說這個古根藝文/原生中心。

古根藝文/原生中心的前身Maria Gugging Psychiatric Clinic,從字面就可以清楚看得出來,是一個精神科醫院,主持的精神科醫生Leo Navratil在讓他的病患進行藝術療法時,發現他有些病患極具藝術天份,於是之後將醫院轉為藝文中心,並邀請一些他認為具有藝術天份的精神病患來此地定居,這些藝術家一般以「古根藝術家」(Gugging Artists)通稱。之後接手主持的Johann Feilacher博士,則進一步將這些病患/藝術家居住的區塊改稱為「藝術家之家」(Haus der Künstler)。近年更開始在藝術家之家附近的區塊設立博物館、美術館、畫室等設施,而將整個園區稱為「古根藝文/原創中心」(Gugging Art/Brut Center)。

古根藝文/原生中心的畫室,不僅提供目前仍住在藝術家之家的藝術家/患者使用,也開放公眾在此隨性作畫或從事任何藝文活動。

Gugging-16.jpg 住在古根藝文/原生中心的藝術家由於都是罹有精神疾病,未曾受過任何正規藝術教育的藝術家,因此被歸類為Art Brut的範圍內。Sunny在網路上查了一下,台灣對於Art Brut的翻譯有一些分歧,有的依照英文的Outsider Art而稱為外人藝術,有的則因Brut這個法文字有粗略、原生的意思,而翻成粗藝術或者原生藝術。我自己不太喜歡「外人藝術」這樣的稱法,總覺得含意上很容易和「非自家人」所稱的「外人」混淆。雖然我自己很想把這稱為「狂人藝術」,不過其實這又以偏概全了,畢竟喊出Art Brut這個名稱的法國藝術家Jean Dubuffet並不希望將Art Brut與精神病患者畫上等號。依照他的概念,只要是任何未受到太多文化薰陶、沒有正規藝術教育、對任何當代或古典藝術都沒有任何理解或者接觸的人,所創作的藝術作品,都歸屬於Art Brut的範疇。因此我也按這樣的想法,而隨俗將之稱為「原生藝術」。Gugging-17.jpg

 在古根藝文/原生中心,首先讓我注意到的是這幾幅已故藝術家Oswald Tschirtner的作品(上圖、右圖),Tschirtner原是Navratil醫生的患者,Navratil醫生對他進行藝術療法,進而挖掘他的藝術天份,算是古根藝文/原生中心的早期開始發展時就住在此地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很有個人風格,長長的線條,大大的頭,是辨識度非常高的藝術家。在古根藝文/原生中心裡,也隨處可見他的作品,很有一種奇特的童趣感。

Gugging-24.jpg 不過在所有古根藝術家中,Sunny最喜歡的是這位Johann Fischer的作品。他的作品很有趣,感覺像一本本圖畫書裡抽出來的頁面。他將自己的想法、回憶、政治觀,甚至想到的故事,或者對奧地利的看法,都用這些圖畫及文字表述。Sunny特別請教了Feilacher博士關於畫與文字的次序,Fischer是先想好內容以及畫面之後,先作畫,再填上文字的。

Gugging-26.jpgFischer的作品特別讓我感興趣,除了因為畫面很生動,像書本一樣以外,另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Sunny自己也很喜歡這樣在小畫冊上寫圖文日記。Gugging-25.jpg

當然我不是拿自己在跟Fischer先生相比,這可就有點太抬舉自己了!不過我很喜歡他畫面與文字的配置。(也很喜歡他寫字之前都要先畫線,覺得應該是個特別工整的人吧...XDD)

古根藝術家中,尚有其他幾位是這樣圖文並茂的風格,其中之一,是Johann Korec這位兩年前逝世的藝術家。Gugging-13.jpg

和Tschirtner一樣,原是Navratil醫生的病患,並接受藝術療法的Johann Korec,據說最開始接觸繪畫時,經常是拿著雜誌的照片照描,之後才潛入自己創作的世界裡。他的畫常帶有情色意味,會把文字融入畫作裡。不過他的字體非常瀟灑,跟Fischer比起來,大概就像隸書與草書這樣天差地遠吧...

Gugging-19.jpg 另一位Sunny覺得有趣的藝術家,Johann Garber,會在各種想得到的形體上作畫,他所居住的房間牆壁、隨手可得的用品等等。雖然他早期的作品色彩繽紛(如左圖),但他後期的作品則以極為精細描繪的版畫為主。不過彩色人桑小妮自然是比較喜歡這種鮮豔得不得了的作品啦!

當然古根藝術家還有不少挺有趣的,可惜當天因為參觀時間較短,沒來得及多看詳細。

但古根藝文/原生中心除了固定展出的古根藝術家作品外,也不定期更新其他Art Brut藝術家的作品。

Gugging-32.jpg 在Sunny造訪的這段期間,還另外展出這個名為Judith & Shields的展。

Judith Scott是一位美國藝術家,因唐氏症及失聰而在精神與性靈上未受到太多世俗文化的影響,她將毛線、布料等各種垂手可得的織品,和其他物體相結合,或纏、或綁、或繞、或結,在不使用任何針線縫補技巧的情況下,創造出纏繞的糾結的立體的具象作品。

而盾牌的部份,則是從新幾內亞的高地而來的。

新幾內亞高地因為地勢的關係,遲至1930年代才被外人所發掘,也因此讓此地的原生部落直到二十世紀初期都保有原始的風貌。在這個高地衍發出八百多種語言,也因此各個部落之間無法順利溝通。各個部落所製作的盾牌都各有不同的模樣,據說這些部落每隔一段時間,就匯聚在一起打架,只要有人在仗事中捐軀了,就立即停戰,然後商討害命的一方應該要怎樣賠償死者的寡妻,如果在一定期限內,兩方仍無法達成賠償的共識,就會在期限屆滿之後,再打一場架。總之,是個充滿戰鬥的世界啊!

Gugging-33.jpg 另外,在古根美術館目前則展出「日本原生藝術」(Nippon Brut),雖然因為匆匆忙忙沒能仔細看,不過我覺得這位Yuichi Saito的作品很妙。從遠處看,覺得好像樹影、人影、花叢、草間隨風晃動,如夢境一般的畫面,但如果走近仔細看,會發現所有的線條都是用字母構成的,有的是平假名、片假名,有的則是英文字母,是我覺得很有特色的作品!

Gugging-12.jpg Gugging-14.jpg Gugging-15.jpg 當然除了這些展品之外,因為古根藝術家是實地居住在鄰近的藝術家之家裡,也有不少會到畫室作畫,古根藝文/原生中心裡,幾乎隨處可見到他們的神來之筆。

例如這幾個廁所上的作品,就是古根藝術家之一的隨性之作。帶著我們參觀的Feilacher博士其實有說明繪製的藝術家是哪位,不過Sunny沒聽仔細,所以有點遺憾地沒辦法說明創作人是誰。

Gugging-10.jpg 而這個視聽室也同樣充滿各種精心製作的藝術作品。牆上則懸掛了所有迄今在此居住過的古根藝術家。

不過我前面說過,這次來訪古根藝文/原生中心,是來上課來著的,所以其實有比較大的比例是待在古根的畫室裡隨手亂畫。這個對我來說算是相當特殊的體驗,既讓我開了眼界,也帶給我很大的衝擊。

一直以來,很喜歡隨手亂畫,愛逛畫展,也會找相關書籍來讀的我,本質上已經偏離原生藝術很遠了。從大學開始,已有約十年沒怎麼試著畫圖的我,直到去年搬到維也納之後,才又重拾這個童年的喜好。這段時間裡,我經常苦惱於自己的技巧不足以表達自己腦中架構的畫面,又或者經常羨慕身邊其他人的才華與能力。但在此處,衝擊我的是這些藝術家的原創性與創作力,這些沒有受過正統藝術教育,甚至可能沒聽過任何大師作品的古根藝術家,只是用一種最貼近自我心靈的方式,傳遞出腦海中的世界。筆應該要怎麼拿,比例應該要怎麼抓,如何運筆,如何構圖,於他們都是無物。或許其實真正重要的,只是去做就是了。

Artists in Gugging Studio.jpg

這幾位是我在古根畫室畫圖時,所邂逅的幾位藝術家,有的是住在此地的古根藝術家,有的則是從鄰近地區來這裡畫畫的藝術家。左上角的這位Neurnaur Alfred先生,很高興地向我說明他的畫作名叫「Neua」,左下角的是古根藝術家中目前最年輕的一位Leonhard Fink,他的作品很酷!是一幅像地圖一樣,極精緻詳細的畫作,他說是在畫克羅埃西亞的某個山區。Sunny原本站在他身後的那扇窗戶,向外眺望雪景,試著畫雪中的樹,他突然問我會不會滑雪,我說曾去過幾次,他很開心地指著他正在畫的部位,告訴我他在畫滑雪場,裡面畫了登高的纜車和雪道等等,很可愛!中間這位,則是這些藝術家中,第一個跑來同我說話的,Karl Vondal,也是古根藝術家之一。照片中的畫作,是一幅躺在燭光及各種裝飾品中的裸女,很可惜因為他的作品是用蠟筆畫的,拍照起來畫面實在看不清楚...右手邊的兩位,很可惜,Sunny目前還沒找到他們的相關資料,希望之後找到可以補齊。但右下角照片中,站立的黑衣男子,就是目前古根的館長,心理學家Johann Feilacher博士,他同時也是一名雕刻家,作品在不少展場展出過。這次我們課程參觀,就有賴Feilacher博士為我們做導覽說明,真的很感謝他哩!

我自己本身真的非常喜歡這個地方,也打算之後再找機會去那裡畫畫,雖然路程遙遠,不過對我而言,確實是非常值得去一趟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 Kuo 的頭像
Sunny Kuo

永遠的異鄉人--The Eternal Outsider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