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

fallen.jpg

後來你發現自己原來並不是那麼適合緬懷過去的人,你的忘性竟然比你以為得要來得大,偶爾想起那些年輕時的歲月,你有點驚訝很多事情竟然都真的能走到雲淡風輕。

你想起曾經對著某個前任唱許景淳的《最愛》(是的,你知道這原是張艾嘉的歌,但你最初聽到的便是這版本,自此就怎麼也不願意接受原版),也曾經在失戀時,在KTV唱《味道》唱到「和手指淡淡煙草味道」,無可自抑地哭了。對算命這類事情嗤之以鼻的你,在受傷時竟也找了個半仙,卻又對於他不看好這段感情的說法,感到失落。

那麼年輕時的你,怎麼想得到啊...

原來生命裡,不同的階段,你談著不同模樣的戀愛,一次又一次之後,你才理解有時候是要經過幾次更迭,你才能真正尋到也懂得那個最愛。

就像那個曾為你落淚的男孩,後來竟真真切切地把你當成了老友,時不時和你互相小敘,說說各自的近況。曾經你沒能體悟這當中的難得,反而是幾年後的現在,你感謝起他的大度,讓這麼自私的你,還能保留這一份情誼。

而你的「倒數第二個男朋友」,至今你仍然無法為他安一個定位,無法為那一段過去下一個定義。你們是愛過,還是沒有愛過?這是一段早夭的戀曲,還是未開始就凋零的曖昧?決裂的那段時間裡,你們像陌生人一般,沉默地完美錯身,連眼神都沒有交會。你哭過,臆測過,從記憶裡搜尋一點一滴曾經相愛的證據,但原來一切都好薄弱。

後來這成了你愛情的分水嶺,你喪失了一部分的純真,但也成就了一部分的成熟。

這一段經歷傷害過你原本就微弱的自信,讓你曾對著好友哭泣著質疑是否自己不夠好,所以總是會有男人喜歡你,卻不夠喜歡你到願意和你定下來;但這也讓你拋卻了一些驕傲,讓你在下一個戀情裡,能夠更坦然面對自己的情感。有時候你會覺得那一些傷心,原來都是必要的,都是為了成就最後的結果,讓你成為現在的你,而必須存在過的。

因此當你看《戀夏五百日》這部電影時,最後的最後當Summer在Tom喜愛的老地方等待他,對他說起他們之間沒有結果的結果,要說這是一種殘忍,確實是,但你卻隱隱地覺得「多好,起碼Tom得到了一個完美的結束。」因為有太多的疑問,是你無從解答的,如果能像Tom那樣從對方口中聽到一個完整的解釋,或許你能輕易釋懷得多吧?!


〈終點〉

Grave.jpg 剛結婚的那當頭,有人問我是否覺得婚姻是愛情的墳墓,當時的我說才新婚的我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那麼現在才結婚一年多的我,就有資格給個答案了嗎?總覺得好像還差得遠了呢!這應該是度過金婚、鑽石婚的人,才回覆得出的議題。

我想我們只是走到了一個可以一起生活一起廝守的境地,然後安安穩穩地享受彼此的陪伴。如果要我用現在的心境,來回答這個問題,我會說「不是的,婚姻是愛情的延續,沒有什麼東西被葬送,只是開始用不同的方式相處而已。」

或許是因為我們都不是浪漫的人,不需要那麼多的鮮花,也不需要那麼多的燭光。所以從情人到夫妻的過程,反而不如交往時的顛簸來得多。婚前很愛胡思亂想的我,不是沒擔心過種種問題,反而是婚後,發現兩個人在一起過日子其實也沒那麼困難。

當然我們都還在學習著怎麼經營一個家庭,也適度地調整著自己。我從茶來張口飯來伸手的大小姐,開始走向廚娘的路,我還記得當麻煩先生來我家跟我爸提親時,我爸語重心長地對他說「我女兒就是不擅長做家事,你要多包涵。」甚至還開玩笑要他學做飯(因為覺得我應該煮不出啥鬼)。誰料得到,現在的我在一年之間成了個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婦,比我媽還愛做飯。

而一個人生活習慣了的麻煩先生,也學會晚歸前先打個電話通知我一聲。

曾有朋友說我幸運,讓我感到有那麼一點忿忿不平,或許是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很努力的。談過不快樂的戀愛,遇過對方父母怎麼都不見容我,被背叛過,也傷害過別人。每一次留下一點點小小的傷疤,然後我學著改變自己一點點,彈性大一點,放鬆一點我的不安,認知到不被祝福的愛情常常是一輩子都不會被祝福。

在感情的路上,我絕對不是不幸運的,但我總覺得自己的幸運在於即使哭泣過幾次,也一直沒對愛情感到絕望,所以當幸福來到眼前的時候,我掌握住它,而不是因為害怕而退縮。這一路走過來,有開心的時候,有失意的時候,但我得到的比失去的多。

或許婚姻之於愛情,是少了許多花俏,多了許多責任,所以讓人感到不安,但只要想著「唉呀,往前一直走都會有這個人一起牽著手唷。」好像就多了一種即使前方是個無止盡墜落的黑洞都不用害怕的勇氣!

所以,親愛的,請牢牢牽緊我的手,就算天熱了,流汗了,也不准甩開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 Kuo 的頭像
Sunny Kuo

永遠的異鄉人--The Eternal Outsider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