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ange and Topfenstrudel.JPG

幾個小時前,我終於決定正式與噗浪分手了... 

開始玩噗浪已經好一陣子(一年多?!),在上面也認識了很多很棒的人,但這一段時間以來,我覺得自己已經過於沈溺於這個世界。

決定離開的時候,我對我的噗友們說「噗浪讓我過於沈溺於自我,為了避免自己成為自大狂,我決定關掉帳號。

我不知道自己在噗浪上追求什麼,或許是一種認同感,或許是一種慰藉。雖然一直覺得自己花太多時間在噗浪上,我一直無法真正放棄這個園地。

然後,我在網路上看到了John Mayer在Playboy上的專訪,在這篇專訪裡,他一如既往地非常口無遮攔,胡說八道一通,講了許多不該說出口的話,先評論了前女友的性愛技巧,又說了充滿種族歧視的言詞。當中順便提到他和Jennifer Aniston分手是因為他太愛玩Twitter1的傳聞。

這篇文章的一名讀者留下了一句評論說「Twitter只是一種自我沈溺罷了。」讓我因此想了很多。不管是Twitter或噗浪,對我而言究竟是什麼?!說穿了,就是讓我大放厥詞且充滿一言堂色彩的園地,從中尋求一些掌聲,一些虛妄的認可。我難免好奇John Mayer這個人,會不會就是因為Twitter玩太多,以致於過度自我膨脹,才經常口出狂言。因為在Twitter上有那麼多的跟隨者,不管是朋友也好粉絲也好,他說一句話,有那麼多人回覆。漸漸地,或許就生出一種自己很特別,很與眾不同的感覺?!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一種臆測。

除此以外,我也希望自己多專注於現實生活上,而不是因為噗浪而一再拖過所有計畫。經常我起床時,總是滿懷抱負,計畫著當天要做什麼,但往往一在網路上和眾人聊開來,便將一切拋諸腦後。

我很害怕,在要從維也納搬走的那一天,回頭看在這裡生活的兩年時光裡,竟發現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浪費在家裡上網聊天。我想要自己過更充實的生活,掌握每一天,更積極地作自己想作、該作的事。

現在閒賦在家,每當有人問起「那你平常都在幹嘛」時,我總是說「雖然沒有工作,但除了家事以外,我在學做飯、學攝影、學畫畫。」但最近光想起這些話,我都感到心虛。有好一陣子,我沒有認真地學一道新的料理了,有好一陣子我覺得自己怎麼拍照都沒有進步了,有好一陣子除了去畫畫聚會時以外,我根本連畫冊都沒攤開來過了,連網誌都有一搭沒一搭地寫,我甚至至今沒讀完任何一本書(這對於過去的我,是多難想像啊)。光是想到這些,都讓我心驚膽戰。

所以我毅然地刪掉帳號了...

然後我也哭了...

說起來可能很傻氣,可是刪掉的當下,有種跟情人分手一樣的心情。我很珍惜在噗浪上認識的人,感謝他們在我剛到陌生城市而感到寂寞慌張時,聽我抱怨,給我鼓勵與安慰。這些日子以來,噗浪像我的日記本一樣,讓我寫下許多心情。就這樣,我和過去一年多裡我認真寫下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告別了。

麻煩先生非常貼心地說「就當做是作個小測試好了,如果過一陣子妳感到孤單需要人說話了,就再上去註冊個帳號就好。」

親愛的...謝謝你沒有笑我傻氣...


附註1:沒記錯的話,Twitter中文應該是推特。和噗浪同樣是微型網誌類型的網站。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