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腦子徹底清除一遍。我詳細問了一下,並不是一般潛能開發或是超覺靜坐之類的,說是可以讓一切回到原點,然後再慢慢引導糾正。整個過程會讓人忘掉很多東西,他們說忘掉的都是自己不需要的東西。很有趣吧?」

「有趣才怪呢,誰有資格來決定需要或不需要。」

「這就是賭博啊,本來就是。而且啊,自己認為最重要的事,好像也會忘得一乾二淨。」

                                                                                       ~螺旋‧吉本芭娜娜~

在讀吉本芭娜娜收錄在《蜥蜴》一書裡的短篇「螺旋」時,讓我想起了「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這部電影。小說中的女子在前往這個所謂的講座前,和男友見了面,而電影中Jim Carrey所飾演的Joel和Kate Winslet所飾演的Clementine則是在愛中互相折磨,最後都選擇利用某種科技移除腦中對彼此的記憶。

當Joel腦海裡有關 Clementine的記憶開始一點一滴地被移除時,他卻也逐漸想起過去自己深愛著這個女人的原因,他們曾經看過的風景,曾經擁抱過的體溫,相愛的記憶,在爭執日多的時候被遺忘了,卻諷刺地在他選擇徹底放棄對方時復甦。於是他不斷試圖將有對方的記憶藏在他腦海任何其他角落,而留住這一切。儘管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嘗試。而Clementine在記憶被刪除後,卻在過去走過的軌跡上,試著重複過去的經歷。

但我深知她內心中另一個她的不安,我幾乎可以聽得到,「我想忘記那個想要將你徹底遺忘的我。」

                                                                                       ~螺旋‧吉本芭娜娜~

向來不太愛說情話的你,曾經這麼告訴我,說你曾經以為工作真的是對你而言最重要的事,卻是在回首檢視過去時,才發現生命裡讓你覺得最珍貴的記憶的片段裡,總是與我有關的記憶,而與工作無關。是你來溫哥華看我,我們一起住在Sutton Place Hotel時,你清早醒來看著我睡臉的瞬間;是我們在笞里島金巴蘭海邊就著燭光吃完海鮮燒烤後,一路沿著金巴蘭海灘漫步的片刻;是我載著你前往餐廳卻迷了路,但我們卻一直很開心的那一天,你甚至記得那一天裡,我的車上播放的是Radiohead的The Bends專輯。

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拿著相機東拍西拍,而你總是喜歡拍我。你說,你要留住這些開心的時光,如果哪天我不開心時,可以用來提醒我,我們曾經多快樂。

在愛情裡,或許偶爾我們會感到疲憊,但我是如此衷心地希望,永遠不會有那麼一天,甚至一剎那,我會想要遺忘你。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