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偶然有幾次機會,跟家人、朋友聊起一些小時候的事情,加上上一次寫的那篇呼喚高中同學的文,讓我想起很多小時候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樣屬於六年級中段班的人,都有很多類似的記憶。

在那個經濟才要開始起飛的年代,我還記得當時家裡的生活是很不好過的。即使以那個年代的眼光來看,我的父母也都算是很早婚的,二十歲時就結了婚,二十一歲有第一個小孩(我姐),二十二歲生第二個小孩(我),雖然我爹娘是非常負責任的父母,但在那種經濟狀況不好的情況下,一家人都生活得很辛苦。據說我出生時,我爹還在當兵,我媽在上班,所以小時候,我姐姐是外婆那邊幫沒帶的,而我則是奶奶帶大的,所以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是奶奶最疼的孫女。

小時候住在淡水山上的舊家,那時舊家還是古式的三合院,家裡沒有什麼先進的設備,甚至煮飯都是用灶在作。前幾天朋友說到她小時候,南部的老家要煮飯時,還得要砍柴。當時的我還跟她開玩笑說,她家是哪個年代的古人啊!後來我越想越怪,畢竟我們小時候也是用灶煮飯,沒有瓦斯爐,那哪來的火呢?問了我媽才知道,原來當時,爺爺奶奶燒飯時,也真的是要去砍柴的呀!(只是我年幼無知,不懂而已)後來因為伯父是作木工的,經常就把木工剩下來的木屑帶回家,用這些木屑生火,才省去了砍柴這一道順序。

還記得那時,家裡沒有瓦斯爐,當然也沒有熱水器,連洗澡的熱水,都是要在灶上燒的呢!那時候,家裡也沒有浴缸那種很洋派的東西,洗澡時,用的是一個黑色的大木桶,是一個大人坐進去就得屈膝而且胸線以上都泡不到水那種大小的木桶。

當時淡水山上的舊家,有一間爸媽用的房間,但我一向是和爺爺奶奶睡,一直都記得小時候對那間房間的印象就是「爸媽的房間,我不准進去。」不知道這樣的印象是怎麼來的,但確一直記得自己很少進入那個房間,也因此,其實我小時候對父母的感情和印象也都是很淡薄的。對那段歲月裡,最記得的,竟然是有一次,我半夜三四點突然醒來,卻發現阿公阿嬤都不在床上,只剩我一個人。原來身為農家的阿公阿嬤都是大清早就起床,去餵豬餵雞照顧菜園。小時候的我跟現在一樣,非常膽小非常怕鬼。但那時候,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竟然自己一個小娃,就哭哭啼啼地從家裡跑到離家不算遠但得走上一小段漆黑夜路的豬圈找阿公阿嬤。還記得那時候,還不小心滑了一跤,搞得滿身髒兮兮的哩。

全家搬到北投來,是我跟姐姐要開始上幼稚園時的事了。我知道我的記憶一定有哪個地方缺了角,但我還記得,要從山上搬下來那年,山上剛好發生土石流的事件。到現在,我都還記得,事發前,阿嬤看著家裡某個出水口冒出水,然後家裡跑出一些恐怖的昆蟲,就說要鬧大水了,於是大家緊急下山到北投的家裡待著。還記得那時的我認為只是到北投來等大水鬧完,就要回山上了,卻不知道為什麼,從此就住下來了。

住北投舊家的歲月,其實不算愉快。當時我爹的生意一直做不好,我娘也很辛苦地在工作,一面又要跟伯父一家住在一起,妯娌婆媳問題這些都不是年幼的我們可以理解的。我們所知道、記得的,只有曾經被欺負的記憶。那時候跟堂哥堂姐的關係真的很不好,經常洗澡時,燈被關掉還是小事,甚至還發生過放在廁所的牙杯被拿來尿尿的慘事。反而是後來我們一家搬走了之後,大家才能和平相處。從那時候起,我就一直緊記著,親戚還是不要離得太近,不要住在一起這個教訓。

當時家裡因為狀況不好,當然什麼車子啊這種奢侈品都是不可能擁有的。一直都還記得當時我爸騎著一台偉士牌載我媽,我跟我姐當中一個得要站在前面,然後另一個則夾在父母中間的狀況。稍微大一點之後,父母就在機車腳踏店的地方加一個小小椅子,讓站前頭的那個可以改用坐的。在那個騎機車還不用強制戴安全帽的年代,這是我們一家人唯一能夠出遊的方式。

就像前面說的一樣,浴缸這種洋化的玩意兒,即使是在北投的家,也算是少見的奢侈品。也因為小時候家裡這麼不好過,我總是很羨慕人家可以擁有這些很洋化的東西。小學時,如果有同學出國玩了,在我當時的小心靈裡,真是天大的事。當時的我,多麼羨慕能出國這件事啊!最大的夢想就是,想吃吃看飛機餐!(瞧瞧我!多天真!)那時候,別說是出國了,連有同學生日時,可以帶一整桶乖乖軟糖來請全班吃,都會讓我羨慕得不得了。因為家裡狀況不好,連過生日都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了,更別說是帶一整桶糖果請朋友吃了。

不過這些,都是長大之後的我,回過頭去看,才明白原來小時候家裡真的很窮。當時的我,很蠢很天真,完全沒有體會到父母的辛苦。而我爸媽也非常努力不要讓我發現生活困苦這件事。我還記得,幼稚園時曾經跟姊姊一起學了一點點鋼琴的我,因為對鋼琴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沒再繼續下去。而姊姊一直到小學四五年級以前,都在台北車站重慶南路那邊的山葉鋼琴上課。那時候,媽媽總是會帶著我陪姐姐去上課,每一次從公車站走到山葉鋼琴的路上,總是會經過館前路上的麥當勞。經常,我聞著那香味,就會跟媽媽說我想吃麥當勞。我媽嘴上總是不說什麼,只說沒時間了,然後帶著我們到山葉鋼琴附近的麵包店買麵包吃。其實,大一點之後才懂,那都只因為當時的麥當勞真的是奢侈品,在那個小學一學期學費只要三四百塊的年代,一個要價七十元的大麥克,真的是挺貴的。或許因為這樣,一直到現在,每次經過麥當勞時,聞到他們的薯條香味,總是會讓我很想進去吃個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時候總是不能夠想要什麼有什麼,所以能夠吃上一次麥當勞,能夠得到一個禮物,都是天大的事情,會開心好久好久。現在雖然也不是要什麼就一定有甚麼,但比起過去好上許多,去反而失去了那種萬分雀躍的心境了....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