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497-1.JPG

昨天我去投票了,在美國所參與的第一次選舉

此前,我只有多年前在台灣投過一次票

儘管入美籍已經好幾年,但過去不斷搬遷,沒什麼機會登記投票

一早天氣晴朗,深秋的陽光穿過各色的林葉,我驅車到鄰近的投票所

或許是時間尚早,或許是許多人選擇郵寄選票,投票所並不擁擠

向選務人員報了姓名、地址和生日,得到一張像收據的領單,再到下一個窗口憑領單領過選票

我有點慎重地畫下自己的選擇,將選票輸入掃瞄機,領單和選票檔案夾則返還給選務人員

在出口拿了張「已投票」的貼紙,就這樣,我完成了在這個國度第一次的政治表述


晚上在家看CNN開票,直到深夜,一面和身在美國其他城市的朋友們傳訊討論

若要說我的心裡沒有一絲失望,那麼絕對是騙人的

是的,我投給希拉蕊柯林頓,不是因為我是女人,和她同性別

而是因為我無法投給一個充滿種族歧視、性別歧視言論的人

我很遺憾這樣的選舉結果,也恐懼這次大選將撕裂美國,更可能像英國脫歐公投後一樣,讓許多人認為脫口而出的「種族歧視」被正當化合理化的社會氛圍

我忍不住懷疑這次大選究竟是呈現出許多美國人最終對少數族裔的觀感,亦或是在世界情勢變遷之下,對於美國現狀的恐懼不安?

我也知道,當大批美國人在歡慶選舉結果的同時,在世界上的某些角落,也有更大一批非美國人為這個結果歡聲雷動,因為這些非美國人深信川普將領導美國走向衰敗

昨晚CNN的一位政評家Van Jones表示,這樣的選舉結果顯示出的是在八年的黑人總統領導之下無法接受這個國家正面對的變遷,當我們告訴孩子不要罷凌,不要當心胸狹隘的人,我們要如何在如此的政治氣氛之下,繼續教導這些核心價值?!

昨晚加拿大移民局網站當機了

昨晚我的一個好朋友說,她害怕自己的孩子將(因為人種)面對罷凌,只要一有機會,她就要從這個國家搬走


然而,在(我的)崩潰過後,我的心情逐漸趨於平靜

以歷史的變遷而言,美國一直都有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當然有學者認為是「不介入主義」而非孤立主義)的浪潮

一戰和二戰期間,美國就是在這樣的思潮之下,直到後期才進入戰事

雖然我無法支持川普,但我也曾經不只一次和麻煩先生討論過「那些外國事務,干我們美國啥事?!」這樣的議題

當恐怖攻擊不斷在西方國家發生,也就煽動越來越多人期望有更嚴苛的審視條件

此外,民主黨所代表的偏左liberal傾向,也在許多許多層面上受到抨擊與批評,其中甚至有來自同樣liberal的人士

當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方興未艾時,我也同樣聽到不少其他人種表示「那其他族裔的人呢?難道不重要嗎?」

未來美國會不會在經濟上走向保護主義,外交上走上孤立主義,尚難定論

川普終究是生意人,美國總統的權限也還是有所限制

各地股市跌了之後又回升,雖然所有人都警戒地等待川普上任後的表現,他的不可預期性對市場將帶來許多變數,但就像英國脫歐後的股市反應一樣,不安終究還是會平復

美國的種族裂痕會不會加深,或者社會階層的對立會不會加劇,都還有待時間來解答

或許未來的四年裡,我們都得要經常性地忍受經常口出妄言的總統,然後看著各路官員忙著幫忙擦屁股圓場解釋(嗯...菲律賓!?)

但可能諸多投給川普的美國人,所想要的就是這樣的強勢總統,不用在乎外交情面,無需考量政治正確,說心裡的話,好爽~這樣

也或許我們會發現川普就像許多政治人物一樣,選前的激情都是為了挑動選民的神經,選後則趨於平靜(嗯...台灣?!)

倘若不幸地,種族、性別、社會階層等各方面歧視在這期間內不斷惡化

那我們只能誠實地面對這種狀況,理解這一切其實是本來就已內化存在的問題,只是在這次選舉過後,這樣的領導人之下,而終於浮上表面

然後試著從中找到根源,或許在衝擊之下,能夠真正找到逐漸彌合的可能性

川普勝選了,我的心在驚愕與哀傷之中,試著找到一點點希望的泉源

文章標籤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