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anceInterior 2在入冬時搬家到冬季多霧少晴的城市,麻煩先生一直擔心我會出現適應不良的問題。因為過去搬到維也納及美東的經驗,讓我在搬來日內瓦前,便開始規劃在此生活想做的事情,該上的課程等等。

除了法文課之外,儘管在這裡還沒有什麼深交的朋友,但我開始上網研究城市裡各個有趣的咖啡館,讓自己每隔幾天就找家咖啡廳喝咖啡,吃甜點,消磨些時間。

前幾日,我帶上新買的相機和小筆記本,興匆匆去了位於舊城的一家很可愛的店La Théière qui Rit,事實上連這名字都很妙,意思是「大笑茶壺」。門口張貼的菜單下,懸掛著各種不同尺寸的壺。撥開門口抵擋冷空氣滲入室內的厚布簾,各種糕點甜品的展示架,先輕輕地誘惑來客。店裡的座位,有軟墊椅,也有長形沙發,圓形軟墊沙發上則擺放著讓客人自由取閱的書刊雜誌。

我挑了吧台正前方的座位坐下後,便踅到糕點櫃張望一下,選定了想吃的甜點。

Le café viennois

在維也納絕計找不到的「維也納咖啡」,在日內瓦倒是到處可見,幾乎所有的咖啡館都可以點上一杯café viennois;反而是在維也納常喝的Melange,則近乎絕跡。因此在La Théière qui Rit看到他們竟然有名為Melange的咖啡時,讓我心動了一下,覺得應該點一杯來懷念我的維也納生活,但最後維也納咖啡上那一大沱鮮奶油還是壓倒性地勝利了。是說究竟怎麼樣才能夠抵擋鮮奶油的招喚呢?

除了咖啡之外,其實La Théière qui Rit是以各種茶飲聞名,甚且以可愛的稱呼命名各種茶飲。每日提供當日特餐,要價二十瑞士法朗。我沒點特餐,而選擇小點心。

le macaron le scone雖然我很想說「甜點是為了搭配咖啡」,但事實是,那桑椹馬卡龍擺在甜點櫃裡,怎麼看都覺得它在輕聲對我說:「吃掉我吧!」讓我不由自主地指著它,對女侍說:「請給我一個馬卡龍。」

因為看到有人推薦司康(scone),加上還沒吃午餐,因此平常不愛吃司康的我,也點了一顆來吃吃看。點用的時候,店員問了是否想加熱,我點了點頭。加熱後的司康,表皮脆脆的,比我記憶所及的好吃多了!

我獨自坐在咖啡館裡,一面吃馬卡龍、司康,一面喝咖啡,一面在小筆記本上塗鴉。一個人,新的城市,新的生活。這一切也逐漸不再是這麼令人恐懼的事情。沒有陽光的日子,就去吹吹風,呼吸新鮮空氣吧。

文章標籤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