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 of Sakura on Skyliner(奔馳的Skyliner,穿越過一大片田地,而當中成排的櫻花盛放)

冬末春初交界之際,Sunny在台灣遊盪了上把個月,終於決定「拋夫棄(貓)子」的日子過太久,該是回家的時候,卻又不甘一次搭乘個(連轉機)要二十鐘頭、耗掉一整天的飛機,於是又趁著途中轉機之便,再到東京訪一程。

Jiyugaoka Street Scene 1Jiyugaoka Street Scene 2前一次到訪時,二月底的寒風已經離去,吹拂在臉上的轉化為略帶暖意的春風。四月中上旬,原怕已開始凋零的櫻花,卻正開得茂盛。

這一路老遠扛著一堆相機設備,途經日本回台灣的我,突地決定這第二趟旅行,就全用底片來記憶吧。於是把數位單眼連同一堆行李寄放在機場的寄物中心,萬沒料到這一個舉動,也同時決定了我這趟旅程往後的種種困難,果真是蝴蝶效應,一個小撲翅,卻刮起了一陣炫風。

日後遇到的狀況暫且不提,只帶著底片單眼這件事,儘管不是第一次這麼旅行了(第一次貢獻給布達佩斯,這個到現在還沒來得及化成書面的城市風貌),但不可諱言地,卻多多少少是因為一個人旅行,才特別感覺到數位與單眼之間的差異性。一個人旅行,所以可以為了拍一禎照片,在某個地方痴站個數十分鐘,就只為了等待一個畫面的可能性,而無需擔心同行的人耐不住性子。這是在開始夜拍之後,攝影第二次教導我這個不甚有耐心的人「等待」的意義。而這一份等待,卻往往未必回饋給我,當初讓我等待的目的。畫面的呈現,在底片沖洗出來前,是一種近乎全然未知的謎,水平歪了(如右圖)、曝光錯了,都不是當下可知,再補一張修正的。我可以理解,這東西為什麼逐漸式微,但卻無法拋卻畫面呈現前那種等待的喜悅。底片之於我,魅力除了連大導克里斯多佛•諾藍(Christopher Nolan)都認證的細緻、發色與寬容度1,更在於這當中所隱含的「未知」,用按下快門前與按下快門後的萬分等待,化成一個「可能」。

Jiyugaoka Street Scene 5 Jiyugaoka Street Scene 7在飯店擱下行李時,已近午後三點,我匆匆忙忙扛起相機,搭車來到自由之丘。既然地名裡有「丘」字,或許也不難想像這裡確實有許多高低起伏的丘陵。

在東京是許多人相當喜愛的住宅區的自由之丘,讓我聯想到台北的天母一帶,安靜的住宅區裡,卻隱身藏著許多小小的、有特色的店。有些有可愛的門面(如左圖),有些庭院深深、連招牌都小到看不見,頗有點只有識路人踏入的味道(如右圖)。

我沿著不算寬廣,但卻不擁擠的道路,爬上隆起但不難行的坡道,沿途經過的許多人家、商家,都有自己的櫻花,安靜地佇立著,而路旁的小公園裡,更是有數株看來頗有年歲的櫻花,在微風中,撒落一片櫻花雨(上右圖)。我走入內,讓花瓣隨著風,輕輕貼上我的臉頰、髮稍、衣角。一旁帶著稚童的年輕媽媽,也拿起相機,為紛落的櫻花中手舞足蹈的孩子影像。那當中有種恬靜的、日常的美,會讓人情不自禁地微笑。

來到自由之丘,是為了拜訪另一家好友Nicky推薦的甜點店,Mont St. Clair。儘管知道自由之丘一帶主要是住宅區,但在走離自由之丘車站一帶後,少有店鋪,也少有遊客的途中,不時讓我狐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路,而數度停下腳步狐疑地張望。幸好最終還是讓我找到了。

其實來到Mont St. Clair時,已經接近下午四點,這造訪時間真是不太佳,雖然距離關店還有幾個小時,但蛋糕櫃裡的蛋糕已經所剩不多,沒有太多選擇可選。

Mont St. Clair 3Mont St. Clair 2座落在如此安靜住宅區裡的Mont St. Clair,店面比我想像得大一點,但除了室外的兩張桌子以外,室內用餐的區域很小,大概只能容七八人入坐。不知道是時間上有點尷尬,亦或是Sunny這幾趟旅行挺幸運,即使這裡也據說經常排老長隊伍,非等上許久吃不到,但我只等了大約十分鐘就有位置了。

Mont St. Clair的蛋糕都是由辻口博啓這位甜點大師所設計的,在日本及海外都贏過許多甜點大賞的辻口先生,曾經在法國學藝,也在當地得過獎,回日本開了這家Mont St. Clair之後,也相繼開了各種不同的店(蛋捲店、巧克力店、和菓子店),甚至在石川縣還有個博物館,乍聽之下好像有點不務正業(?!),不過Mont St. Clair口碑甚好,想來辻口先生相當能維持自己作品的水準。

如前述,抵達時已經沒有剩太多蛋糕種類可以選擇,這裡的服務生和其他餐廳一樣,不太能以英文溝通,倒是蛋糕名字多是以法文命名,有標上原文,所以還能點個餐。在極少的選項中,我在服務生的推薦下,點了名為「C'est la vie」的蛋糕,配上一杯卡布奇諾。

Mont St. Clair 4「C'est la vie」是以白巧克力為基底的蛋糕,依照服務生的說法,是店裡最受歡迎的甜點之一。其實我不太喜歡吃巧克力(這我好像說過不只一次了...),尤其不愛白巧克力,不過基於沒有太多選擇,而網路上很多人推薦的Mont Blanc則是我更討厭的栗子做成的蛋糕,我心一橫,就點了。(講得多壯士斷腕似的,其實不過是吃個甜點...)

蛋糕的外型挺可愛,白巧克力慕斯口感綿密,單吃稍嫌太甜,但中心的草莓巧克力慕斯,以草莓的清香酸甜,帶出彷彿在吃裹著巧克力的草莓的氣味,兩種慕斯之間,各以上下兩層薄薄的茶味蛋糕體區隔,若不定睛注意細細品嚐,可能不留神就忽略了這輕微茶苦味;最底層則是榛果巧克力脆片,為整個蛋糕帶出不同口感。口味於我,是太甜了,但配上咖啡剛剛好,而本來因為不喜愛白巧克力而有點擔心的我,還挺喜歡這個調和了酸甜苦味的甜點,但卻又不像「鎧塚」那樣讓我愛得不得了。事後好友Nicky說,Mont St. Clair的水果口味蛋糕極佳,尤以洋梨蛋糕為最,但我沒吃到,只能待下次有緣再試啦!

卡布奇諾的奶泡,是畫上兩顆相依的心哩,煞是可愛。

Mont St. Clair 5後編:這篇文章寫完之後,好友Nicky又幫我補了一些有關辻口先生的生平,特此補上。出生於傳統和菓子店家庭的辻口先生,年少時充滿反骨,不願意承繼家業,也討厭甜點,但卻記得第一次入口草莓蛋糕時心中的那份感動,因此選擇學習洋菓子,而負笈他鄉(法國)。之後因才華洋溢得獎、開店順利,他開始回歸自己的原點,而開了和菓子店,在金澤也有一間茶室兼和菓子的店,他自己尚且還有一個茶園(無怪乎Sunny在找辻口先生生平時,有看到不少他談論茶的文章,但可惜都是日文,我看不懂),堪稱是日本知名度最高的甜點師父。(真是萬分感謝Nicky介紹店給我,還要幫我補知識!XDD)

Jiyugaoka Street Scene 3 Jiyugaoka Street Scene 4 Jiyugaoka Street Scene 6

最後貼幾張自由之丘一帶,我覺得很可愛的店面裝飾和櫥窗

註1:執導蝙蝠俠黑暗騎士三部曲及Inception的諾藍在「黑暗騎士」最終章上映前,受訪時提及自己偏好使用底片拍攝影片,即使在數位強大的今日亦然,且未來依然會執著在底片上。相關內容請見:The Hollywood Reporter報導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