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mo.jpg 
(MO:其實這篇不干我的事,不過我媽說這篇很無聊,叫我出來撐一下場面) 

最近,應該從什麼地方說起呢?!

應該是這麼說的,其實我不知道是自己的生/心理週期,還是什麼原因,偶爾會陷入一種自我嫌惡的狀態裡。有時候不知道這究竟是因為我太驕傲,還是因為我自卑感作祟。

自從來這裡開始學畫畫,學攝影之後,這種情況大概每幾個月就上演一次,最重要的原因大概是因為發現自己有多不足吧?!

認真來說,我知道自己不夠努力,但也自負自己算得上聰明,所以大體上我想達成的事情,通常可以做得到,可是這些最近開始培養的新興趣,讓我體悟到,光有所謂的天份是不夠的。

小時候的我就很喜歡圖圖畫畫,記得以前的課本也總是被我自己在旁邊製作插圖,從小也經常有人會稱讚我有天份,但隨著中學、大學,最後出國,一路以來,我走的都是多數父母期盼的正規學術路線,畫畫這件事也早就被拋卻腦後,重點是我也從來沒有認真去學習、練習過。現在開始重拾畫筆之後,就會發現自己欠缺很多很多技巧,筆觸也好,控制力也好,全部都掌握不好。很多時候,在我的心裡有一個畫面,一個vision,可是一旦真的下筆後,卻畫不出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攝影也是一樣,我常常抓不到自己想要的光線、色澤、景深、角度。

前一陣子我在臉書上哭,說我覺得自己很迷失,很多事情都做不好,也不知道究竟自己想走怎樣的方向。然後我的捧油李奧先生給了我很多很棒的想法。李奧先生是我在溫哥華認識的朋友,年紀比我小上好幾歲,可是卻非常知道自己想做的事,是個很認真很努力也很堅持的孩子。在他給我的眾多建議之中,有一項是「想做什麼事情,就盡量多練習,想畫畫想攝影就每天做一點,沒辦法每天也盡量每週做一點。」我突然有種當頭棒喝的感覺,並不是我不知道這些,而是我覺得自己在逃避。就像前面說的,一直以來我都自負聰明,很多事情都很容易上手,所以最後就落得不夠認真,加上性格裡重大的缺陷--貪多,什麼東西都想做做看都想知道一些,最後就是不精,什麼東西都只知道個皮毛,什麼東西都稱不上了解。

去藝術同好會時,我常常會有感於其他同好會成員比自己能力強,作品表述力好,但說穿了這些人除了年紀比我大(不少),所以在這個領域嘗試的時間比我長以外,真正最大的差異,就是在於他們肯花很多時間在上面,不斷求取技巧上的精進,也不斷挑戰自己的極限。

這讓我想到我最喜歡的畫家莫內,能夠作為一個畫派的先驅者,他絕對是one of the kind,但是在我所閱讀的相關書籍裡,可以知道他不是從一開始就這麼順利的,有很長一段時間他的人物總是畫不好,所以他不斷修改不斷練習。其他知名的畫家也是,許多他們傳世的名畫,其實都只是同一幅畫眾多版本之一,也就是說他們同一個畫面是一直不間斷地畫,覺得這次畫得不好,下一次就再改進上一次的缺點,直到畫出滿意的作品為止。

就算再多人稱讚我有天份,我有資格自認為自己有像這些大師一樣有天份嗎?!當然不可能!那麼如果大師們都是這樣不斷練習才能得到這樣的地位,我憑什麼如此自恃而不認真?!

體認到這些,說真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高深的概念,但卻是很誠懇的自省。現在的我就像李奧先生所建議的,盡量讓自己多接觸這些所謂的興趣,每週多少畫點什麼,拍點什麼。最近比較常練習的是攝影,也把練習的成果寄給身邊很懂攝影的朋友(我都稱他為老師啦,雖然他應該不想認我這個壞學生)看,讓他給我一些評論和建議,也和他一起出去拍照學一些技巧。做了一些努力之後,儘管成果還未必盡如人意,也還有許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但我覺得自己總算能對自己有高一點點的評價了。

全站熱搜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