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yard(法國酒鄉勃那葡萄園)

「我是人生勝利組!」

看到這句話,是什麼感覺呢?恐怕有些人正在搔頭,想著「這女的有毛病啊?這麼自以為是!」也可能有人先看了看我的照片,然後啐了一聲「要長相沒長相,要奶沒奶,要腿沒腿,勝利個屁!」又或者有人謹慎一點,點進了我的相簿看一看,撇撇嘴,鄙夷地想著:「別說是名牌沒半個,穿的用的根本是便宜貨,連個富爸爸都沒有的傢伙,說啥勝利組?!」

我想這些大概就是一般大眾對所謂的人生勝利組的聯想吧?!有錢、外貌佳、高學歷、好工作、擁有名牌、人人羨慕。

我曾經很討厭「人生勝利組」這個說法,因為我覺得這是自以為是的人拿來自爽的言詞。更何況勝利的反面就是失敗,那麼我們到底憑什麼評斷別人是「人生失敗組」呢?有容貌、有金錢、有背景、有學歷、有好工作,就稱得上勝利嗎?真要說人生成功、勝利與否,也該是蓋棺論定的吧!憑什麼未走到盡頭先給評價啊?!

這是我過去的想法。而依照這種定義,以各方面的客觀評價而言,我是絕計和所謂的勝利組沾不上半點邊。勉強構得上邊的大概是學歷還過得去這一點。

那麼是什麼突然讓我自大起來,發出妄語呢?

其實是因為近日我生病了。

並不是多嚴重的病,但可能因為長期過度勞動手臂而讓左手發出抗議,現在陷入一片疼痛,一路從手掌、手腕蔓延到肩脥骨。明明就是很悲慘的事,竟然讓我陷入「自以為是」,你可能想著「痛到腦筋抽筋失常了吧?!」

這想法是慢慢衍生出來的。左手生病這件事情讓我突然發覺自己有多麼依賴「雙手」,我是個右撇子,也因此我很容易忽略左手的重要性,總是會認為「右手才是最必要」。左手偏廢後,我第一次發現自己連扭開水龍頭、打開罐頭、甚至洗澡搓背,都變得萬分辛苦,是忍著疼痛才能做到的。

病了超過三週之後,現在還處於任何動作都會引起悶痛的狀態,雖然已經不再是剛開始時的劇痛了。我學著跟疼痛共處,依然試著做一些做得到的事。然後我開始感謝自己是健康地被生下來的

平凡如我們大概都很少會想到擁有五感四肢健全是多幸福的事,而我必須在疼痛中習得。擁有視覺,讓我得以見識這個世界的美;擁有聽覺,讓我得以聽見愛人家人親友的語言;擁有嗅覺、味覺,讓我得以品味各種滋味;擁有聲音,讓我得以言語;擁有雙手,讓我得以構造許多事物;擁有雙腿雙腳,讓我得以行遍萬里;擁有心,讓我得以學會愛。我不會是世間最聰慧的高智商天才,但我可以習得智慧;我沒有舉世無雙的曠世天份,但我不笨。與生俱來的健康,已經為我的人生減少了許多困難。

而生病的過程中,很多時候我是仰賴著麻煩先生為我做許多事。受傷以來,從最初天天拎著外食晚飯回家,讓我什麼都不必做,到現在我症狀減輕之後,可以試著煮煮飯了,麻煩先生還是肩負所有其他工作,連我平日喝水、早上飲咖啡,他都幫我做好。麻煩先生不說甜言蜜語,出門在外最討厭黏答答的閃光行為,牽牽手是極限,要擁抱親吻像要他的命。但此刻我覺得自己非常被愛

前幾天趁著父親節打電話給我爹,跟他說父親節快樂,順便和爸媽聊聊天。聊著聊著我爸表示,他想要給我一些經濟援助。其實我爸媽知道的,我和麻煩先生不有錢,但經濟上完全不匱乏,我們擁有得不多,但欲求的更少。我爹會這麼說,完全只是出於一種疼女兒的心情。

我和父母的關係曾經很緊繃,尤其是在青春期和我研究所剛畢業那段時間。我是中間的小孩,一輩子都會帶著中間小孩矛盾的自卑感。我爸媽不曾對我不好,但我永遠覺得自己不夠被愛,不如姐姐是在滿懷期待中出生,更不如妹妹是老來得女、為家裡帶來好運的掌上明珠。我有很長的時間,一直怨懟著父母為什麼偏心,為什麼不能多愛我一些。是年紀越大,離父母越來越遠之後,我漸漸體會到「就算不是最疼最寵的那個,我還是得到很多父母的關愛」。我和麻煩先生從來不希冀在年近不惑之年,還從父母處得到任何資源,但我非常感謝父母親那份不管幾歲,都把我當個小女孩,想照顧我的心意

我知道有一天我又會被生活瑣事壓垮而忘卻感激,但當下我想記錄下自己的感懷,提醒未來的自己,不要忘記自己所擁有的。

人生勝利的是什麼?不是被所有世俗的評價所囿,不是所有外在條件的評比,而是發覺自己擁有的原來已經這樣多,滿懷感激,對於所有獲得都感到喜悅。只要懂得滿足,誰不是人生勝利組!?

創作者介紹

永遠的異鄉人--The Eternal Outsider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