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en Beach

去夏和麻煩先生去了趟塔科馬市。沿著從加拿大邊境一路向南延伸到墨西哥邊境的五號州際公路,自西雅圖南行約一個小時的路程,便進入這個港灣城市。

麻煩先生的童年是在塔科馬度過的 。他的移民父母,從局勢混亂的原生國逃離,兩手空空地來到美國,憑藉著不願被看低的傲氣,也因著再也無法回歸的故鄉,從無到有一路走來,幾乎是一個「美國夢」具體體現的實例。車旅之中,麻煩先生說起年少時,尚居住在生活費用較低的塔科馬,他的父母每日兩趟在壅塞車陣中耗費個把個鐘頭,來往西雅圖市內的工作,直到麻煩先生青春期後,才舉家搬到環境較清幽的西雅圖周邊衛星城。聽著聊著,我一瞬間感到有點恍惚,想起自己的父母,大抵那個世代的人,都曾經有過一段艱困日子換取得來不易的富足生活。

文章標籤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