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ffle

從亞洲回到了美國,在十五個小時的飛行之後。

一個多月前,告別陰鬱的沉冬,背起行囊,以及我因著過厚雲層而負荷過重的心,前往遙遠的異國,與熟悉的家鄉。

離開時,天是灰的,空氣是冷冽的,薄薄的白色煙霧隨著我的呼吸輕輕吐出,沿途一整片樹林,光凸凸地沒有一片葉子,在寒風之中擺盪,更顯得淒涼。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