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d Lotus抵達東京的隔日,我在飯店用完早餐後,一個人沿著不忍池,隨意亂走,看著池中野鴨,穿梭過一片垂死的蓮花。

夏季開花時美絕的蓮花,在冬末僅剩乾涸的軀體,喏大的池塘一方,有一群管理人員,撐著長篙,踩在竹筏上,正在拔除所有蓮花殘骸;許是不經這樣的過程,新生的枝葉難以竄出。在他們作業的岸邊,零零散散地有十來個人站著圍觀,多是上了年紀的老先生老太太,但也有看似業務員的上班族,不知是否等待與客戶接洽之際,便在池邊看著這些已然消逝的生命,被徹底地從世間抹除。我也跟著湊熱鬧,看了好一忽兒,有那麼一瞬間,一個工作人員從一面竹筏跳到另一面上,讓整個竹筏狂野地晃盪了起來,好似隨時要翻覆,一群圍觀的老太太霎時驚呼了一聲。不知怎地,覺得這光景煞是迷人,於是我笑了。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蓬萊屋 1在東京的第一餐,是朋友推薦的豬排飯餐館--蓬萊屋。離飯店很近,徒步只需不到十分鐘。

時值下班尖峰時刻,我穿梭在飄散著各種食物香氣的小巷,曲折地繞過各個餐廳外招呼客人的店家員工,避開一面行走一面談笑的上班族。人在異鄉,心情卻相當安適。儘管陌生的語言充耳,或許是因為在這樣一個滿是東方臉孔的城市裡,身為異國人的我,完全不突出地化成這個繁忙大都會裡的一小點,即使我無法用這國度的語言,說出完整的句子,但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一點。我不是奇異的存在,不是在眾多人群中,卻能被一眼看穿,屬於外來的類別。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野一爿小店一隅

《日暮里》

Skyliner進城途中,行經日暮里一帶,狹窄的小道,沒什麼美感的雜亂樓房,幾層樓高的屋舍,離鐵道近得彷彿拉開窗就可以觸碰得到。

卻在在讓我想起熟悉的台北的景象。

這不是信義區的整齊光潔,也不是忠孝東路的繁華,亦不是筆直的充滿綠意的敦化南路那安寧的林蔭,是不怎麼美,不怎麼潔淨,不怎麼整齊,卻充滿庶民力量,帶著壅塞,充斥某種記憶中氣味氛圍的熟悉,從記憶裡飄散出來。

(左圖為上野公園附近一爿小店後門)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