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 Blossom outside of my windowSunny和麻煩先生在幾個月前,告別了歐洲,回到美國。這一次,我們希望可以終於能在這個我們當中一人稱為祖國的國度,穩穩當當地長居久立下來。也因次,在經過了多年搬遷租屋的過程,我們決定買個小窩好生活。

雖然我是受東方教育長大的,但其實我並不太存有『有土斯有財』的想法。所以過去幾年當美國地產大跌,我爹偶爾會念著我,要我們趁著房價谷底時儘快置產,但我總是不置可否。一方面是因為我們多年來一直在海外漂流,買了房子卻沒入住,對我來說並不是這麼理想的狀態。房子嘛,很神奇地,像人一樣,缺乏了關注與照料,即使只是空著擺在那裡,也會衰敗。另一方面則是很現實的金錢問題,儘管我們一直踏實地儲蓄,但房市泡沫化當時的我們,即使買得起房,所能夠負擔的,恐怕也不是很理想的產業。

總之,最後我們拖拖拉拉地直到這次回到美國,才總算下定買房的決心。當然房市也已經復蘇....

決定置產之後,在搬離日內瓦前,我們就開始做買房的功課。

這幾年台灣在推行所謂實價登錄的資料,因為沒打算回台灣長期生活,對於這部分只是看看新聞和網路討論,因此不知道實價登錄的資料是否健全以及可信。不過美國在線上地產資料這部分做得很完善,事實上這些網站多是私人企業建立的網站,為了彼此競爭,當然他們會以取得並呈現最完整正確的資料為要務。其中就有公司特別以精準確實為賣點。我們最常使用的兩個地產網站,分別是RedfinZillow。兩個網站呈現的資料差不多,都可以劃定區域,設定價位、房型(公寓、獨立屋、Townhouse等),確認學區優劣,以及過去成交記錄等。以界面而言,我較偏好Redfin;但Zillow有個好處,則是會呈現過去周邊房產的成交記錄以及該網站自行預估的價位,是用來評估一個房產的問價是否符合周邊市場反應的好方法。

當然因為我們預定買房的首都圈,算是房價相對穩定的區域,即使在房市崩潰期間,也沒有高度跌幅。此外,這裡的房產只要屋況不差問價不偏離市場太多,不太會滯銷。因此,在搬回美國前,看得再多網路房產資訊,基本上,只是得到一個「市場價格」的概念而已,當時不管網路上看到任何感覺很不錯的房子,在我們搬回來之前,都已經賣掉了。

而這緣分呢,該怎麼說!?

因為我們在找到房子前,一直住在公寓式飯店裡,家當則存放在倉庫,因此我們設定了短短兩個月的時程,要盡量在兩個月內找到理想的房子,並完成所有手續。以結果論,當然是沒做到。我們多花了約兩週的時間。這段期間,除了每天在上述網站努力找房產資料以外,麻煩先生同時還需要工作,因此,只要看到比較符合我們需求的房子,我會先和房仲伯伯1一起去看,再從中篩選我較滿意的,例假日實再和麻煩先生去看一次。事後我還會把兩人都滿意的房產網站,傳給我遠在台灣的爹2看,讓我爹給一點意見。如此交叉討論幾次之後,我們總算看上了一間房子,也出了價。

這間房子其實是麻煩先生比我喜歡的,我對它還有各種有的沒的疑慮,但因為一來我們有時間緊迫的壓力,二來冬天裡房子真的很難找(美國房市冬季通常較為低迷,因為靠近各大節日,加上氣候不佳,想搬家的人不多,因此很多人不愛在冬天買賣房子)因此我撇開這些疑慮,但為了這些讓我有所考量的疑慮,我們所下的要約,低於屋主開價一萬多美金。屋主似乎考量了許久(好多天沒消沒息),回價在兩個價格之間,可是較接近開價。我們順勢進入驗屋階段3,卻在驗屋時發現其他問題,而這個其他問題呢,處於要大可以很大,但也可能很微不足道的問題。是驗屋師發現一面對外牆有受潮的狀況,受潮會出現怎樣的大問題呢?這一帶房子雖然多用磚頭蓋外牆,但內部還是大量使用木頭,包括結構和對內的牆面。一旦有受潮,狀況輕微,就是把磚牆裂縫補好,裡面的木牆換掉,加強隔離措施(insulation,外側磚牆和對內木牆之間塞入的物體,用以隔熱隔冷隔水氣)。那麼狀況嚴重有什麼問題呢?!一種是裡頭木頭受潮爛掉了,萬一影響到結構體的木頭,那麼就是一大筆費用補結構;另一個可能性則是牆裡面發霉,這種情況下,如果發霉問題嚴重,則得要找專業人士來作除霉,不只是一筆大費用,未來如果想賣房,還得揭露這個事實。對於以後的房產價值會是很大的影響。

基於這些考量,加上一開始進入交易後給我的一些不滿,我其實心裡已經不太想買這間房子了。但為了能夠早日安定下來,我們決定再回價,要求再降低幾千塊美金。而賣方房仲則表示,屋主不願意再降價,若我們不能同意屋主價格,這個交易就是破局了。我和麻煩先生想了想,覺得我已經有這麼多不愉快的情緒了,那麼就讓這個交易破局吧!

因此,我們又回到原點,重新開始找房。

有了這一次經驗,我比之前更加積極,因為心理上承受了『是因為我的不滿才讓前一個交易破局,我要更努力找到房子』的壓力。此外,我認知到的是,買房子是一個議價的過程,即使開價不如我們預算,也有商議的空間。因此,過去我們只看低於我們預算的房子,此後我也開始看稍微高過我們預算的房子。最後我們找到了一間各方面都讓我們極為滿意的房子,問題只出在『開價超過預算』。我們還是決定出價了,和開價差了將近5%的差價。這一次屋主代理人很積極地和我們的房仲伯伯聯繫,我們也在心裡做好要加價的準備。

卻驚喜地傳來,屋主同意我們開價的消息

就這樣我們又走過驗屋過程,途中難免發現一點小問題,但我們也決定已經殺了這麼多價,前屋主佛心來著,我們也無須抓著小問題要求再降價。因此就這麼兩邊都在愉快的心情下,完成整個交易。

最奇妙的是,在我們終於搬入我們人生第一間屬於我們的屋子後,前一樁破局的屋主仲介又找上了我們的仲介,問我們是否還有興趣買那間房子。我們當然是笑著拒絕了。事後麻煩先生問我,倘若我們還沒找到合意的房子,那麼我會願意再考慮這個原已破局的交易嗎?我搖了搖頭,說不。

我發現,買房有點像談戀愛,很多時候就是個緣分,前一樁破局的交易,不只是破局了的問題,而是過程之中,有諸多因素給了我許多不愉快的情緒,就好像一個難堪的分手。一段感情走到結尾,可以平和的分開,也可以經歷許多痛苦不堪的分手,前者往往未來若再遇見,還能心平氣和,後者恐怕只想紮小人扎針。在口中留下了苦澀滋味的破局交易,即使再有機會成立,我還是不想懷抱著不滿的情緒,住進未來可能要住個幾十年的房子。

至於住進屬於自己的家,感覺如何呢?雖然我說過自己沒有『有土斯有財』的想法,但出乎意料地(也或許其實一點也不意外地),我發現在屬於自己的房子裡,所存有的安心感是不同的。或許是多年的飄浪之後,終於有一個定點安定的感覺,也或許是這個房子就是和我們有緣,因此我能夠感受到的安適,是過去無法比擬的。

 

註1· 可能有人會覺得,既然美國房屋資料這麼發達,為什麼還要找仲介,為什麼不自己進行交易就好?!事實上,麻煩先生一開始確實不想找仲介,但我考量多半屋主會找房仲,倘若我們沒有仲介,等於賣方的仲介在這筆交易裡,是同時代表買賣雙方,私以為這樣的情況下,對我們的保障比較不高。此外,買房過程還是有很多文書工作要做,仲介可以協助我們處理這些東西。適巧麻煩先生的親友有認識的人在當房仲,是一位退休了,把看房子當興趣的伯伯。事後我們非常感謝這位伯伯的協助,覺得我們非常幸運有他幫忙,也因此才讓成交的交易走得如此順暢。

 

註2· Sunny爹是做營造業的,又重風水,因此看房子會留意到的點,和我們兩個完全沒買過房子的傻孩子完全不同。我們在剛開始看房時,因為完全沒經驗,馬上看上了兩間,傳給我爹看之後,我爹馬上指出這兩間房子各自會有的問題。而讓我們沒有下手買這兩間房子。

 

註3· 北美買賣房子會有驗屋程序,有專業的驗屋師,仔細檢驗房子的各個部位,並作出專業驗屋報告,詳述各項目。有些房子在進入市場時,會特別註明是以"as is"的狀態賣出,則表示即使驗屋過程中發現任何問題,屋主都不擔保屋況。這類房子一般開價會低於市價,但許多仲介都會建議一定要驗屋。

創作者介紹

永遠的異鄉人--The Eternal Outsider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