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arola

搭火車一路到從瑞士到義大利是件有趣的事,即使是這樣緊挨著彼此的鄰國,二者之間民族性差異之大,遠不是我所能想像的。

鐘錶大國瑞士是個異常精確的國家,想來這是製造出精密完美鐘錶所必要的特性。因此瑞士的公共運輸系統也同樣地精準,在瑞士將近一年的時間,最深刻的體會,就是時刻表十足準確,能全然信賴這一點。火車即使稍有誤點,除非是因重大事故所致,否則誤差都僅在一兩分鐘之間,且包括廣播及月台告示,必然會說明誤差時間。這樣的信賴感,使得在瑞士以火車旅行成為舒適又無慮的最佳方式。

然而如此的心理,在義大利卻全然行不通。這裡的一切時間表都是參考用,什麼都僅只是差不多而已。我單趟一共得換兩次車,總計三班車的漫長火車行旅中,首班車準時駛離日內瓦,精準地在每個瑞士城鎮靠站。我欣喜著一切順利,抵達米蘭後還有四十分鐘轉車時間,尚足以讓我買個午餐再繼續上路。即使一進入義大利國境的第一個停站點,一停便超過半個小時,我天真的心中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或恐懼,憑藉對瑞士國鐵的信賴,而自行將之解釋為這是行程中原本就預定的停戰時間。更何況車內廣播完全沒提及任何特殊狀況或誤點情形,我也一直相當安適。直到預定抵達米蘭的時間越來越靠近,火車卻全然沒有減速之勢,我才猛然警覺:「唉呀!要誤點了!」但天真(愚蠢)如我,即便如此卻還一味想著,幸好有四十分鐘轉車時間,一切都還綽綽有餘!

當然我又錯了!眼看時間比疾行的火車更迅速地流逝,我開始心急,但無濟於事。最後這班車遲了半個小時,而我原打算悠閒買個午餐的美夢破滅。只見我拎著行李跑將起來,一面確認下班車月台,一面萬分無禮地撥開杵在通道上無所事事擋路的人群,好不容易跨過四個月台找到車時,我只來得及在月台自動販賣機匆匆買條巧克力,便跳上車。搞笑的是,待我上車坐定瞄一眼手機,還有兩分鐘發車,讓我忍不住稱讚自己Good Job!豈料火車竟在這一瞬間發動了,讓我又陷入一陣驚慌,無法確定自己是否搭對車,只能等著列車長來查票,心想倘若真搭錯了,他總是會告訴我的!所幸我沒搭錯車,也因此這個早兩分鐘發車的事,成了我驚嘆於義大利人多隨性的笑語。

然而這只是我旅程的開端,此後接續著的是,不斷面對火車誤點、早發的各種狀況,即使心理已有準備,但偶爾還是會感到不耐。而最讓我驚異的一次,幸好不是發生在我所要乘坐的班次。那是旅行的最後一晚,我獨自在鄰城拍完夜景後,到車站等候回留宿城鎮的火車。儘管只是二十分鐘步行距離的鄰城,但因天候之故,兩城間的步道關閉,以致於我只能在車站枯坐四十分鐘,只為搭一程不到五分鐘的車。等待之時,月台廣播響起,通知與我反向的車誤點的消息,而這一誤,從最初廣播的晚十分鐘,不斷延長誤差時間,十五分、二十五分、四十五分地延長,等我搭了車回城後,卻聽聞等搭這班誤點車的人正抱怨著該班次取消的事。

而就像某種玩笑似的,我從Cinque Terre經米蘭返回日內瓦的車次裡,毫無意外地又誤點了。這一次整整遲了四十分鐘才抵達米蘭,幸好這回我可有一個半小時的轉車時間可供揮霍!而準時離開米蘭前往日內瓦的火車,卻依然又硬生生晚了半小時才終於在日內瓦靠站。車旅的尾聲,我和鄰座的義大利先生聊了起來。他問我在義大利玩得開心嗎?我說一切都很棒,就是火車總不準時;他無奈地說,是啊~這就是在義大利旅行最大的問題!只是去玩還好,像他得上班時,可就痛苦了!

這,就是義大利。

喔不!可千萬別誤會!我很喜歡在義大利旅行,美食、美景、親切的人們、悠長的歷史,只不過這是所有前往義大利旅行的人所需做好的心理準備。他們都是差不多先生,而我們都得拿出阿Q精神,凡事得過且過,只要有趕上車,就已萬幸了,別抱怨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 Kuo 的頭像
Sunny Kuo

永遠的異鄉人--The Eternal Outsider

Sunny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